泠川语子*高三地狱

高三暂退。随机更新。主SS×OC。宝国。

【冬巡组刀子铺】于凛冬盛放之花

【梗子不是我的我知道是老文梗了】
【花吐症:单恋之人会不断吐出花朵直至身体亏空而死。解药是爱人的吻。】【我知道我这算是摸鱼,周天会更说好的文的我是保护动物禁止殴打QWQ】

那时还是冬天。
法斯法菲莱特拖沓的跟在安特库琪赛特身后,一边哀叫着一边向前挪。
叫的内容内容无非是“安特库你走那么快干嘛等等我嘛”、“一点阳光也没有安特库你不累吗”、“好累不想动”。
……
所以后来他们到底是怎么谈起花的呢?
法斯站在西之高原上,看着眼前大片盛放着的石竹花,攥紧了手中崭新的博物志。
他现在有了崭新的手臂,合金的光泽流水般完美。
他可以握着笔,认真的记下他所见的春天。
他应该用这只手握着笔,认真的记下他所见的春天。
因为他曾经那样天真的定下诺言。
……
“唔这个东西结晶的形状好像花啊……安特库你觉得和西之高原上的石竹比较像还是……”
“不知道。”
“安特库也来想想嘛……”
“……我没见过花。”
……
法斯看着眼前那一大片开的绚烂的花朵,突然有哪里很疼。这次没有合金不受控制的流出来,但是身体却很疼很疼,疼的他终于蹲下身去以合金拥抱自己。法斯发现那份疼痛集中于胸口的晶体。
不行啊。他还要记录。只是胸口的晶体疼而已。没关系的,至少自己的眼眶现在不会流出合金了。胸口一疼,合金就流不出来。
……
“那我就把三个季节的花都记下来给你看!老师一开始给我的工作其实是编撰博物志来着……”
他曾经那样坚决的要把春夏秋都送给他。承诺过要给他看所有最美的花朵。
所以怎么可以停下。
法斯金色的手臂,颤颤的拿住笔。
——一朵花却随着呼吸从口里落下。
……
法斯法菲莱特记录的那样细致。
他走遍丘陵,寻访森林,直到海的边缘。
但是却总有一些声音跟着他。或是担忧或是惊异,法斯没有在意。
可能是因为他的博物志愈加混乱的原因吧。但是他总是发现很多花朵哪里都有啊,甚至春夏秋都有,散乱的分布在所有他走过的地方。
他一开口,便有新的花出现,仅仅只是轻轻念着安特库琪赛特的名字,低头便会看到盛放的玫瑰或者散乱的花瓣。
它们从哪来?
法斯第一次迷迷糊糊的躺在了草地上,轻轻咳着,身体周围花朵纷乱瑰丽,数量多的触目惊心。
……
这是法斯醒着的第二个冬天。
法斯拿着已经厚厚一摞的博物志站在冰原上。浮冰依旧叫嚣着,浑然不知今年打碎它们的高跟鞋换了一双。
踩着从体内流出的金色鞋跟,法斯念着手里的博物志。
又有花朵开始坠落了。法斯听到浮冰惊讶的声音:“……那个透明的孩子呢?……你是绿色的孩子?你是——”
法斯毫不犹豫的切碎浮冰的窃窃私语。“我是法斯法菲莱特。”像安特库一样干练利落。
“——你是会吐出花朵的孩子。”
……
法斯的脚下已经是一片花海。
四季的花朵全都在僵死的冰原上热烈的开放着,斑斓的色彩同冬季的皑皑白雪格格不入。
“安特库,”
重瓣玫瑰,香水百合,薰衣草。
“我做到了哦。”
小苍兰,风信子,满天星。
“你看四季的花朵多好看。”
粉石竹,紫罗兰,三色堇。
“所以……”
夕雾草。
“所以你回来看看好不好……”
磷叶石。
薄薄的外壳终于碎裂开,因为不断吐出花朵而虚空的身体内部只剩下冷光潋滟的合金。磷叶石的微小碎片散落在花海里化为粉尘,胸口位置的碎片上,生长着唯一薄荷色的透明花朵。
“你的冬天已经如此美丽。”
浮冰不言不语。

评论(20)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