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川语子*高三地狱

高三暂退。随机更新。主SS×OC。宝国。

【冬巡组甜点铺】酒心薄荷糖【四】

【现代上班族设定】
【男孩子安特库和女孩子法斯笨蛋的恋爱故事】
【很多梗是上一篇里的】
抱歉这篇画风不对可能有毒hhhhh一大早就讲了个黄段子真是抱歉【×】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想作妖的手【×××】真是唯美尽失2333
最后欢迎光临甜点铺♡

“别……我再睡会……”
修长的手指刚刚把法斯蒙着的被子掀开一角,就又被法斯拽了上去。
“……乖,至少起来把早饭吃了。”
“……”
“听话。”
“……我起不来是谁的错啊。”
“……这么严重?”
安特库觉得自己的脸颊在迅速升温中。
“……我昨天就和你说了吧。”
。法斯昨天说什么了……?他怎么记得法斯明明是——
“……你说什么了?”
“我说不要了……”
“……还有呢?”
安特库终于没忍住捂住脸。他他他……
“还有停……”
理智如安特库琪赛特,他似乎明白过来误解是如何产生的了。
“……那你连一起说就变成了?”
“不要停……?”
“……”
“……”
相对无言。
法斯带着一脸的“啊昨天晚上前辈一定觉得我在耍流氓吧我的形象完全塌了吧果然我现在起不来都是自找的吧”的绝望表情看了一眼安特库,彻底的把自己蒙在了被子下面。
“法斯你别这样……我真的会负责的……!”
安特库开始慌了。在不知道法斯究竟是怎么想的的情况下,法斯的这一系列动作似乎都是对他无声的谴责。
安特库在心底默默的批判了一下自己。
…………
法斯再一次醒来是被食物的香气唤醒的。
谷物麦片的香气钻进鼻腔,其间混着点酸甜的水果味。“咔哒、”随着烤箱打开的声音,烤培根和鸡蛋的味道适时地溢出,彻底的勾起了法斯的饥饿感。
昨天晚上除了安特库给她挑的巧克力她可是什么也没吃,就连中午饭她也因为过山车带来的晕眩感完美的错过了——当然,昨天她也是中午才起的床。
“一天都没吃饭”这个概念的突然出现让法斯觉得自己更饿了。
可她就是不想从被子里出来。
外面多冷啊——就算能感觉出来安特库特意调高了空调的温度,也比不上被子里。——而且,更重要的是,想想她昨晚说了什么吧——不能再尴尬了。还是直接饿死比较简单。
法斯近乎悲壮的蜷在被子里,听着自己的胃出声抗议。
直到食物的味道突然接近身边。被子又被掀开了一点点。
好……饿……
“饿不饿?”
安特库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柔和下来让人想到羽毛掠过水面。此时端着早饭的,安特库的声音,在法斯听来有如天使。
……不对。法斯你是一个有底线的人。你不能就这么——
“……饿。”
管他的。先吃再说。
法斯自暴自弃的掀开被子,就看见安特库放下盘子,手捂住脸。
“……?”好——冷。比自己预想得还冷的多。法斯机械的低下头。
一丝,不挂。
“安安安安特库我我我的衣服呢——”
“法斯那那那那那个我——!”
…………
法斯发誓她一点也不想听安特库解释“因为太晚了带你洗完澡你就睡了没有能换的衣服给你穿我的衣服那我就像变态一样”,这件事。
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尴尬小事太多太多了,她原来一直好奇自己当年看过的言情小说的时间线若是延续到第二天早上会怎样,现在她知道了:她们会一脸懵逼找不到衣服。
就像小说里的女主角在过山车上永远都像“惊慌失措的小兔子”而她只能嚎的惨烈顺便掐安特库一手的指痕。……虽然昨晚她那句“醉了就什么也不会在意”也是小说里的台词没错。
哎,大人的世界真是可悲。
法斯最后还是套着安特库的衬衣坐在早餐桌前,一边吃着安特库早起做的早饭一边没心没肺的感慨。
…………
虽然应该害羞的恐怕是自己,可法斯觉得拿了女主剧本的是安特库。
法斯从来没看到安特库的脸红成这样过。安特库一直是组里受大家尊敬的前辈,头脑理智行事果断,工作风格一丝不苟不掺一点个人情绪。——但是现在安特库前辈正低着头不断的用手里的叉子戳着盘子里可怜的培根鸡蛋卷,完全不敢看自己。
但是——这样的安特库也超级可爱的啊!
法斯忍不住想。她决定把自己以前看过的什么言情小说情节都忘掉。
——爱不需要任何的预演和排练,就算这样一来过程会鸡飞狗跳一团糟也无所谓。就算会有过山车上不那么好听的声音和一早起来找不到的衣服,谁在意呢?
法斯看着盘子里的早饭傻笑。
而且安特库做的早餐简直同童话一样美好。
这并不单单指味道。牛奶燕麦粥上紫色的蓝莓果粒漾出好看的颜色,果酱也许是蓝莓味和草莓味的,因为还有淡淡的粉红色浮在边缘。就算法斯学设计出身对颜色相当敏感挑剔,也不得不承认这个配色真好看。
烤出来的培根鸡蛋卷其实法斯也会做,不过她从来也没那个耐心把它们全部卷的那么规整。而眼前的几个小卷连边缘的弧度都一模一样——天啊,他是强迫症吗?
但也不是说法斯看着好看舍不得吃就不吃了。——食物不就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存在的吗?就像昨天的口红巧克力,谁让她饿了呢。法斯于是毫无愧疚感地拿起勺子开始破坏那碗可称梦幻的色彩。
好吃。比自己平时手忙脚乱拿开水随便一冲的早饭好吃多了。
“安特库,你平时的早餐也都是这么甜吗……?”
哇安特库前辈居然和她一样是甜党?!法斯突然开心。
“没。我平时不吃早饭。忙起来的话有时一天下来就基本上只喝咖啡了。”安特库脸上的热度终于降了下来,但耳尖上的那抹红色就不知道还要存在多久了。
法斯就突然想起来安特库其实和她一样,也一天没吃饭。……而且恐怕还是自己害的。本来的午饭时间她因为过山车晕的直接在安特库肩膀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自己不知道何时戴上了羽绒服的帽子,倒也一点没有觉得冷。
法斯想了想把剩下的一个培根鸡蛋卷推给安特库。
“……怎么了?不好吃?”
安特库其实还是有点紧张自己的厨艺水平的,可下一秒他却直接对上了法斯老母亲般慈爱的眼神:
“没事……就是觉得你这个孩子,太可怜了……”
什么鬼。
安特库终于忍不住吐槽。穿着男友衬衫淡定的说着老母亲的台词,法斯法菲莱特其实有毒吧。——但是真的很好看啊,领口袖长衣摆微妙的不合身反而把法斯的可爱绝对的放大了。——等等自己从哪里学的“男友衬衫”这个诡异的词汇……?
“以后会监督你吃早饭的!”
法斯这样说。

评论(23)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