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川语子⭕️变人

主SS×OC。宝国没退。但是暂时不想写。以及底特律超棒!!!康纳酱可爱呜呜呜!⭕️RK-800

【HP同人】substituted 【四】

【SS乙女向】←这篇了了我的一个心愿×
[想要评论]

“sister……佩妮不让我去找他玩了,她说那是‘Snape家的小怪物’……可我觉得……!”
“他不是。如果他对你抱有恶意,我会让他从一开始就无法接近你。”
“如果Sev是好人,那,佩妮是……坏人吗?”
“……她只是千千万万个凡人中的一个。”
“……?”
“我会保护你。”

Lily: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被选作格兰芬多的找球手了!一个世纪以来最年轻的!那时我还以为麦格教授会开除我。我喜欢飞行。这是我在霍格沃茨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擅长什么事。我是说,我觉得我可以教你!
我一切都好。希望你也是。
                         Harry.Potter
Lily笑笑,打开下一封信。

Lily:
我知道邓布利多为什么不让学生去四楼的走廊了!你千万要小心!今天上课时我和Harry还有Hermione走错了路(你知道的霍格沃茨的楼梯会动!),我们刚进去,费尔奇就过来了,我们只好不停的跑!Hermione用了个什么魔咒打开了一扇门,你绝对想不到我看见了什么!一条像房间一样大的狗!有三个脑袋!!还好我们逃出来了。Hermione坚持说它站在一扇活板门上一定在守卫什么,我可不管它在干什么,我再也不想看见它。而且Hermione连死和被开除哪个更糟都分不清。她为什么不去拉文克劳。
                      Ron.Wesley
“我一切都好”?Harry。你将自己置于危险中的速度比我想像的还快。——而且你身边本就潜藏着一个危险。为了将它排除我费尽心思。
Lily看看身边的预言家日报,“被闯入者搜索过的地下金库事实上已于当日早些时候提取一空。”
她知道,有什么麻烦即将抵达霍格沃茨。
没有Hermione的回信。
她摸摸Lampas纯黑的羽毛。
“辛苦了。”

不过好在两个月过去了,Harry也没有遇上更多的麻烦。Lily一方面希望Harry能参加魁地奇训练,因为那让他真的很开心,甚至连Severus的讥讽都不能破坏他的心情。——这让她在和Harry通信中少写了很多“请不要生教授的气”。另一方面,魁地奇是很容易受伤的运动,她这并非是无用的担心。
Severus不喜欢扫帚,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希望自己的学院取得成功。Lily理解这样的心情,也更担心不久之后Harry在与斯莱特林的对决中是否能撑得住。或者说她是否能撑得住。
万圣节前夕,一早醒来,就闻到走廊里飘着一股香甜诱人的烤南瓜的气味。格兰芬多长桌摆满了南瓜汁,斯莱特林则普遍对南瓜汁没有好感。Lily倒是无所谓,反正她每餐的饮料都只能是魔药。她的幻视在遇到Severus后好了很多,但是这并不代表她的身体就完全正常了,过于低的体温让她一直觉得寒冷。她几乎在依靠魔药存活。
现在的禁闭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她在Severus的指导下给自己熬魔药,而后面不改色的灌下去。Lily想,这可能是Severus第一次研究怎么才能使魔药的味道得到改良。
魔咒课上她和Draco一组,Hermione和Ron一组,而Harry的搭档是西莫斐尼甘。
当西莫不出所料的炸了羽毛之后,四个学院都爆发出了一阵大笑。Draco说完“愚蠢的格兰芬多”之后便拼命向她证明他可以让羽毛飞起来,Lily只好不断的和他说“不要着急”。在Hermione第一个让羽毛飞起来后,Lily才念咒语将自己的羽毛低低的飘到空中。Draco埋怨她明明会为什么不赶在Granger之前,她只是笑笑。

Hermione一直在不断纠正Ron的做法。到了快下课的时候,Ron的情绪坏到了极点。
“怪不得大家都受不了她,”他对Harry说,这时他们正在拥挤的走廊里费力穿行,“说实在的,她简直就像一个噩梦。”
有人撞了Harry一下,又匆匆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是Hermione。Harry瞥见了她的脸——他惊讶地发现她在掉眼泪。“我想她听见你的话了。”
“那又怎么样?”Ron说,但也显出了一丝不安。“她一定已经注意到了,她一个朋友也没有。”
Lily在没人注意时追了上去。

“Mione!”
“……Lily?”
在女生盥洗室里,Hermione抱着她不住的哭。
“我好想你……你给我写了信之后,我想给你回信,可是我在和Harry还有Ron赌气,他们……”
“我知道。”Lily用手指顺着Hermione顺不开的蓬乱棕发,她好久、好久都没承担起安慰女孩子的责任了。
“我不想呆在格兰芬多了。他们叫我书呆子……”
“没有的事。Mione,你是这一届最优秀的学生。”
“我讨厌格兰芬多。我想去找你……从在火车上和你分开之后,我就想去找你……”
Lily用手擦干Hermione的眼泪。Hermione被她手指的冰凉触感吓得躲了一下,而后把Lily的手握在了手里。
“这样就不冷了。”
“……?Lily?你在看什么?”Hermione发现Lily的视线在越过自己看着自己身后的某处。
“没事。躲起来。别出声。”Lily将手从Hermione的手里抽出来。握住魔杖。
Hermione回过头。
紧接着她发出了尖叫。

Harry正在吃一个带皮的土豆,奇洛教授突然一头冲进了餐厅,他的大围巾歪戴在头上,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大喊着:“巨怪——!!”大家都盯着他。他喘着气说:“巨怪——在地下教室里——!!!”
说完,他一头栽到在地板上,昏死了过去。
餐厅里顿时乱成一团
“级长,”邓布利多声音低沉地说,“立刻把你们学院的学生领到宿舍去!”
“巨怪怎么能钻进来呢?”他们上楼梯时,Harry想。
路上,他们遇到了一些匆匆赶往不同方向的人群。当他们费力挤过一堆神情困惑的赫奇帕奇学院的学生时,Harry猛地抓住Ron的手臂。
“我刚想起来——Hermione!!”
“她怎么啦?”
“她还不知道巨怪的事!”
他们趁乱冲向和人群相反的方向。

“Malfoy!我没有时间和你浪费!我们要去找Hermione!回你的斯莱特林寝室去!”路上他们不巧的遇上了一个飞奔的Malfoy。
“闭嘴波特!就因为你们——Lily现在正和你们的万事通小姐在一起!”
“什么?!!”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了。
“你们能闻到什么吗?”Ron突然出声。
Harry吸了吸鼻子,一股恶臭钻进他的鼻孔,那是一种臭袜子和从来无人打扫的公共厕所混合在一起的气味。接着他们听见了——一阵低沉的咕哝声和巨大的脚掌拖在地上走路的声音。
Malfoy拽了他一把。他们藏到墙角。在左边一条通道的尽头,一个庞然大物正向他们这边移动。
“看来……巨怪不在地下教室……”
巨怪停在一个门边,朝里面窥视。它摆动着长耳朵,用它的小脑袋做出了决定,然后垂下头,慢慢钻进了房间。
Harry听见Malfoy用颤抖的声音极小声的说:“Lily……”
接着他们听见了一个几乎使他们的心脏停止跳动的声音——一个凄厉的、惊恐万状的声音——是从那个房间里传出来的。
“那是女生盥洗室!”
Harry连气都透不过来了。Ron的脸苍白的像血人巴罗的鬼魂。

Harry和Ron冲到那扇门前。因为紧张而显得笨手笨脚——Harry把门拉开——两人冲了进去。
Draco站在门外。

Hermione.Granger缩在对面的墙边,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晕倒。巨怪正在朝她逼近,它一边走,一边把水池撞得与墙脱开了。
“Shield Charm!”(盔甲护身)Lily大喊,莹白的光芒从杖尖冲出,在巨怪手里的木棍和Hermione之间形成一道屏障,堪堪抵住巨怪的打击。有些飞溅的陶瓷碎块被咒语反弹至对面的墙上发出巨响。更多的瓷砖从墙上落下。
“Hermione!快跑!”
“但是Lily你……!”
“那就做点什么!!”
一块碎砖从天花板上落下,它的下面正好是Hermione。Lily抬起魔杖改变了魔咒的方向。
“Lily!”
她转身,面前是巨怪抬起的木棍。
巨怪缓慢的动作为她赢得了时间,但Lily也只是刚好躲过。她拼命忍住想要直接蹲在地上咳嗽的欲望。剧烈的动作让她几乎喘不过来气。好难受……
Hermione身边的碎砖被魔咒弹开,Lily将魔杖再次对准巨怪。
“嘿!看这!大笨蛋!”门边突然发出了一声巨响。Harry抓起一个水龙头,使劲朝墙上扔去。
“Harry?!”
Lily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梅林,就算没人来也好!至少你快点离开这里!!
巨怪笨拙地转过身来,愚蠢地眨巴着眼睛,想看清声音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它那丑陋的小眼睛看见了Harry。它迟疑了一下,然后便朝Harry走来,一边举起手里的木棍。
没办法了……Lily扶起Hermione。“你快点走!一会我想办法把Harry弄出去!”Lily朝Hermione喊道,想把她拉向门口,但是她动弹不得,仍然紧紧地贴在墙上,嘴巴惊恐地张得老大。

“嘿,大笨蛋!”Ron从房间另一边喊道,同时把一根金属管朝巨怪扔去。
梅林!你们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格兰芬多的级长到底是负责干什么的?!!
巨怪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金属管打中了它的肩膀,但它听见了喊声,便又停住脚步,把丑陋的大鼻子转向了Ron,Harry趁此机会绕到它的身后。
“Lily!Hermione!快跑!”
喊声和回音似乎把巨怪逼得发狂了。它又咆哮了一声,开始向Ron逼近。
“Ron!离开那里!”
Lily举起魔杖。
“Stu——”
Ron离巨怪最近,而且没有退路。
Hermione吓呆了,扑通瘫倒在地板上。Ron抽出自己的魔杖——他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却听见自己喊出了脑子里想到的第一句咒语:“Wingardium leviosa!”
木棍突然从巨怪手里飞出,飞快地升向空中,又迅速地转了个身——落下来——
敲在了Lily拿魔杖的手腕上。
Lily清楚的听到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
魔杖从她的手里掉到地上。
“哦不!Lily!我不是……”
——Ron.Wesley。你应当知道不要乱念咒语!!
Lily无奈自己这时候脑中第一个出现的念头,竟然是:Severus。我想我现在明白你每节魔药课上课时的感受了。
她忍着手腕处的剧痛,弯下腰,试图用左手去拿魔杖。
这时,Harry做了一件非常勇敢但又十分愚蠢的事:他猛地向前一跳,用双臂从后面搂住了巨怪的脖子。巨怪是不会感觉到Harry吊在它身上的,但如果你把一根长长的木头插进它的鼻子,巨怪就不可能毫无感觉了。Harry在跳起时手里拿着魔杖——它径直插进了巨怪的一个鼻孔。
巨怪痛苦地吼叫起来,扭动着身子,连连挥舞手里的木棍,Harry死死地搂住它不放;巨怪随时都会把他甩下来,然后抓住他,用木棍给他可怕的一击。
“Harry——!”Lily觉得自己的胸口都要撕裂了,呼吸此时变得万分困难。她来不及拿魔杖,也来不及想11岁的脆弱身体是否能撑得住无杖魔法,魔力像要将她撕碎一样的试图冲出身体——
目标只有现在那个正在对Harry造成威胁的怪物。

“Stupefy!”一道魔咒击中了巨怪,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爆响。巨怪原地摇摆了一下,面朝下倒在地板上,轰隆一声,把整个房间都震得发抖。
门口站着手拿魔杖的Draco。他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着。
“Draco……?”
Lily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孩。
“我和他们一起来……我应该、早点进来的……”
他看上去几乎要哭出来。
Lily从地上爬起来。左手攥着魔杖。撕裂般的疼痛渐渐消失,她能想像得到若是自己刚刚强行用了无杖魔法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她会被自己的魔力从内部撕裂。Harry也许会因为她得救,但是他一定不想目睹如此血腥的死亡方式。右手手腕处的疼痛和这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幸好你来了……谢、……”
Lily发现自己已经没力气说话了。

Harry爬起身来。他浑身颤抖,气喘吁吁。Ron站在那里,瞪眼看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最后是Hermione先开口说话了。
“它——死了吗?”
“我认为没有,”Harry说,“它大概只是被打昏了。”
“它就是昏了!这是昏迷咒!愚蠢的Potter!”Draco扶着Lily,大喊。
Harry少见的没有回嘴。他弯下腰,从巨怪的鼻子里拔出自己的魔杖。
“你是个巫师!用咒语去解决事情——!”
Harry把魔杖在巨怪的裤子上擦了擦。

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撞门声和响亮的脚步声,房间里的五个人都抬起头来。他们没有意识到刚才闹出了多么大的动静,一定是楼下的人听见了剧烈的碰撞声和巨怪的吼叫声。片刻之后,麦格教授冲进了房间,后面紧跟着Snape,奇洛在最后。奇洛只朝巨怪看了一眼,就发出了一阵无力的抽泣,坐在一个抽水马桶上,紧紧攥住自己的胸口。
Lily看到,Severus在看到她的一瞬间,面色白的像一张纸,嘴唇颤抖着。而后眼神一片空洞。
大脑封闭术。
对不起……对不起……Severus……
Lily她不会再离开你了。
不会有下次了,我会保护好……
眼前闪过一片绿光。红发的年轻女巫伸出手——
她靠在Severus的身上低声抽泣。拼命将脑子里的画面除掉。努力让呼吸恢复正常。
然后她发现Severus的身体向一边斜了一下,而后才揽过她。“没事了……”
Lily低头,发现Severus的一条腿上带着可怕的伤痕,血液正从那里涌出来,浸透了布料。
Lily突然只想赶紧离开。Severus的腿需要治疗。她尽可能的自己支撑起身体。

Harry从未见过麦格教授这么生气的样子。
“你们到底在玩什么鬼把戏?”麦格教授说,声音里带着冷冰冰的愤怒。Harry看着Ron,但是他也完全不知所措。“算你们走运,没有被它弄死。你们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待在宿舍里?”
Snape用逼死人的目光迅速剜了Harry一眼。
他一手护着Lily,Malfoy正站在他身边。Harry看着地上。他希望麦格教授早点消气。这时,阴影里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
“请别这样,麦格教授——他们是在找我。”
“Miss Granger!”
Hermione终于挣扎着站了起来。
“我来找巨怪,因为我——我以为我能独自对付它——你知道,因为我在书上读到过它们,对它们很了解。”
Ron震惊的瞪大了眼睛。Hermione.Granger对一位老师撤下了弥天大谎?“他们是来救我的。他们来不及去找人。如果没有他们,我现在肯定已经死了。”
“噢——如果是这样”麦格教授转身看着Harry和Ron,
“我们只是引开了巨怪……”
“主要是Lily她的咒语——”Ron说。
“还有Malfoy最后的咒语……解决了巨怪——”Harry小声说。
Hermione垂下了头。麦格教授看看Snape身边的两个孩子。Lily虚弱的软在她的院长身上,右手的手腕折断了,用左手紧攥着魔杖。而Draco的表情显然不希望Harry把他供出来,就算是好事。
“Miss Granger,因为这件事,格兰芬多要被扣去五分,”麦格教授说,“我对你感到很失望。如果你一点儿也没有受伤,最好赶紧回格兰芬多城堡去。学生们都在自己的学院里享用万圣节晚宴呢。”
Hermione离去了,离开之前不放心的回头看了看Lily。收获了来自蛇院院长的一个恶狠狠的眼神。
麦格教授转向Harry和Ron。
“好吧,我仍然要说算你们走运,没有几个一年级学生能同一个成年的巨怪展开较量的。你们每人为格兰芬多赢得了五分。——为你们的狗屎运。你们可以走了。”
他们急忙走出房间,惊讶的发现Hermione还站在外面。“我害了Lily……”
“还有我……”Ron接上。他想起自己那个愚蠢而冲动的咒语。
“该得到加分的人是Lily。”
“还有、Malfoy……”Harry极不情愿的补充。

“普林斯小姐和Malfoy先生,一人十分,为你们熟练的咒语掌握。Severus,这个孩子……”
“医疗翼的愈合魔药已经在几天前被隆巴顿先生令人惊叹的飞行技巧作贱干净了。我带她回地窖。”
Draco立刻从自己浑身怒气的院长身边撤离。
“那么拜托你了Severus……”
“这本来就是我学院的学生。米勒娃。”

“Malfoy……呃,等等,Draco——”Harry叫住了刚刚出来的Draco。
“你们怎么还在这?!而且我不记得我允许过你这么叫。——愚蠢的格兰芬多。”
……该死的!Draco你不许因为这个开心!
“谢谢你。”Harry说。
“……我不是、来救你的!”
“我知道你来找Lily。我们一开始还以为你已经逃跑了。”Ron补充。
“谁逃……!”
Hermione突然转过来。
“我现在很敬佩你们斯莱特林的魔咒水平,但是你能不能像Lily一样坦率点?”
她才不坦率!Draco想。你敢说你真的弄明白了她整天在想什么?她才是最斯莱特林的斯莱特林!
但是他依然伸出了手。
“Draco。Daco.Malfoy。”
“Harry。Harry.Potter。”

当你和某人共同经历了某个事件之后,你们之间不能不产生好感,而打昏一个十二英尺高的巨怪就是一个这样的事件。

 
  

评论(2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