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川语子⭕️变人

主SS×OC。宝国没退。但是暂时不想写。以及底特律超棒!!!康纳酱可爱呜呜呜!⭕️RK-800

【HP同人】substituted【五】

【教授乙女向】
【依然想要评论】

“Sev说,我们会去一个叫做霍格沃茨的学校学习,猫头鹰将为我们送来录取通知书。——像童话一样呢。”
“嗯。”
“但是他说佩妮不能去,因为只有我是特别的……”
“没关系。不管你去哪里我都和你在一起。”
“……那我真的是特别的吗?”
“对我来说。你永远都是。”

“教授……没关系的、我自己能走……”
Lily.Prince不知道还有什么状况是比现在还尴尬的了。
Severus执意要抱她回去。
而她知道Sev现在的状况根本不可能把她从一楼抱回地窖。
Severus以为她一定因为巨怪受到了惊吓,所以不可能注意到自己的腿伤。
但她从刚刚开始就如此安静正是为了尽早回去处理Severus的腿。

Lily将魔杖收回校袍的内袋,用左手托起右手软绵绵下垂的手腕。
她走在Severus身后一点点的位置,保持着紧跟着却不会让他因为自己而加快脚步的速度。
她看见Severus刻意用长袍遮住了自己受伤的腿。

“很疼?”
“……还好。”
Lily确实是实话实说。和刚刚强行使用无杖魔法导致的魔力逆流相比,骨折简直没有痛感。走了半天Severus才抛出一个语气生硬的问题,Lily完全能感觉到Severus有多生气。
霍格沃茨永远不缺乏热爱冒险的冲动学生,可其中绝不包括斯莱特林。
蛇总能敏锐的感知到危险,然后藏入阴影溜之大吉,或者说,它们就是危险本身。
而她今天还连累了Draco。
“疼的话就别装了。”
Severus打开门。
“现在那些格兰芬多的小巨怪不在这里,你用不着逞强。”
原来是这样吗。
“您也是。”
她看到Severus的动作顿了一下。
“我觉得您需要坐下,教授。”

“……你有让我惊讶的敏锐。左边柜子三列第四行,倒数第二瓶药剂。——住手,我给你上药。拿过来。”
Severus在椅子上坐下,比起站立的姿势,腿上伤痕的疼痛减轻了不少。
Lily依然没什么反应。
他本以为自己说完“用不着逞强”后,那个只有11岁的小姑娘一定会忍不住哭出来。强迫自己克服疼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在她这么大时从没成功过。
直到后来他体尝了钻心剜骨。
她简直完全格兰芬多式的……
鲁莽?善心泛滥?过分正直?
他想起了米勒娃麦格的那句“这孩子拜托你了”。
不。她本来就是斯莱特林的Lily。
他的Lily……

“……我不记得我有让你拿止血剂。”他勉强才把自己渐趋阴暗的想法扭转回来,就撞上一双过分干净的绿眼睛。
Severus.Snape。你真是脏。
……但是Potter又好在哪里呢?
一个Potter。又一个Potter。
总是Potter。
“因为教授您更加需要治疗。”
“你真是超乎我想象的自傲。”
他想说的不是这个。
Lily。
“您真是超乎我意料的固执。”
“我不想拿我可怜的腿来检验你左手上药的熟练程度。Miss Prince。”
Lily。
“……好。”
她拿来愈合魔药,洒在手腕上,用左手拿起魔杖。
“Episkey。”
魔药大师的作品优秀的不可思议,虽然她的伤本来也不重,但她完全可以感觉到骨骼在迅速愈合。瘀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皮肤上消失。
“你会用左手施咒……?”
这样的操控力在学生中相当难得。
“腿。”
但是对方却明显不想讨论。

Severus把他的长袍撩到了膝盖以上。
他的一条腿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他不出所料的注意到,Lily在看到的瞬间颤抖了一下。
不过还是个小姑娘。
“……觉得很可怕?”
“觉得您真应该好好照顾自己。”
她尽可能平静的回答。
伤口相当深,隐约能看到其中森森的骨骼。
Lily将桌上的小玻璃瓶变形成滴管。
“多余。连这点操作都不能完成?”
他早就习惯这样了。以至于出口便是刻薄的言语。
应对贵族的场面话。
生硬的问题。
这些合起来构成了Severus.Snape惹人厌恶的外壳的一部分。——虽然他自认为自己的灵魂也不会有多么的招人喜欢。
“您会疼。”
Lily剪开伤口周围浸透了血液的布料。
她不敢去拽,变成暗褐色的湿布有的被尖利的巨大牙齿扎进了皮肉。
“不会。继续,或者我自己来。”
“……不。”
她狠狠心将碎布挑出来,左手的指甲用力的嵌进自己手心。
——很疼吧。
如果你的疼痛我也能担下的话……不,如此贪心的我已经受到了惩罚。都想抓住,就什么都抓不住。
“Episkey……”
手边用于擦去伤口周围血迹的纱布已经成了小小的暗红的一堆。
Lily最后缠上绷带。
“或许我也该为你加上几分。——不过在那之前,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我想你不会同格兰芬多的那位小姐一样的……愚蠢。”
他刻意加重了“愚蠢”。
“只是碰巧被困在了那里。”
“离格兰芬多远点。尤其是……!”
Severus没有说下去。
愚蠢。
你也如此的愚蠢。Severus。
“一个斯莱特林和一个格兰芬多,”Lily抬起头,直视Severus,“永远不可以做朋友吗?”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
原本勉强安静的沉在水底的旧时记忆一下子被搅了起来,碎片晶莹又尖锐的刺痛了他。
只是那抹绿色明艳动人。
“是的,”他狠狠的吐出每一个字母,似乎生怕它们卡在了喉咙里。“永远、不可以。”
Severus突然觉得一阵疲惫涌上来。比刚刚和三头犬搏斗还累。
为什么“永远”是加在“不可以”之前呢?
世上也许有“永远”,却一定没有“可以”。
“关于今天你所看到的——”
他现在只想要安静。
这个女孩过分的聪慧了。
“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祝愿您以后不要再在霍格沃茨遇上有着巨大犬齿的魔法生物。”
“你——”
“我忠于斯莱特林。”
Lily站起身,刚刚她为了上药时手不会抖一直是半跪着的姿势,突然起身有些晕。
“我忠于您……”
糟糕。似乎这种晕眩并不是由突然起身造成的。
她无意间把魔力用透支了。
愚蠢。
Lily在心里骂自己。
愚蠢。
在她彻底失去意识砸在地板上之前,她再次强调。——她不能指望Severus每次都能反应过来。
“别过早的决定要‘效忠’什么!!你……Lily?!”
但是无意间她成功了。
她让Severus喊出了“Lily”。
忘记了所有的其它事,她几乎是心满意足的晕在了有些硌人的冰冷地板上。

Severus惊慌间低下身想把她抱起来——他很久没有这样无措过了。他甚至已经碰到了地上金丝一样散开的长发。可他停下了动作。像是突然清醒过来一样,他挥了挥魔杖,对着地上的女孩施了一个漂浮咒。他看着她的金色长发在半空柔顺的垂落下去。

只是奇异的巧合。
只是梅林的一个玩笑。
“当然……我当然注意到了……因为这个奇异的巧合,我去调查了这个孩子……但是很遗憾,Severus——她确实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生于没落的纯血家庭——甚至还稍微有点和你沾亲带故,她属于你母亲家族的一条旁系。”
邓布利多这样和他解释。分院那天他几乎没办法好好思考,不会有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的,那就是11岁时的Lily,他永远也不可能遗忘。
但是她不是。
邓布利多拿出一整沓的资料和他证明她不是。
他几乎要以为是自己疯了。

他曾经也去找过厄里斯魔镜。在回到霍格沃茨担任教师之后。
他当然也在镜子里看到了Lily。
——但是她的身旁站着Potter,她的怀里抱着另一个Potter。
——但是她笑的很幸福。
他站在那面镜子前,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看到了自己爱的有多么卑微。一个幸福的Lily,他全部的所求只是一个幸福的Lily,甚至无所谓是Lily.Evans还是Lily.Potter。
他后来再也没去找过那面镜子。
他已经打碎了一切。
世间再也不会有一个Lily了。

漂浮咒被撤掉,她缓缓的落到床上。Severus翻找着魔力补充剂。那一般是战时才会用到的魔药,和平年代几乎没有谁能透支自己的魔力,就连他这里也是严重不足。
不过好在还有一瓶。
咒语精准的将她摆成半靠着的姿势。只是漂浮咒仍然不能用来喂药水,Severus用手拿着小小的玻璃瓶靠近已经陷入昏迷的女孩的嘴唇。
怎么喂?
他是需要一个勺子吗?
他也许可以算作一个药剂师,却绝对不是一个治疗师,他从没喂过别人药。他努力回忆任何相关的信息。
会呛到她吗?
他想起来了。他曾经被人喂过药。
那时候那个狼人按着他的一条腿,那条蠢狗按着他的另一条腿,丑陋的老鼠带着令人恶心的笑把他的头按在地上,而那个Potter——
掐着他的两颊用力的捏开他的嘴,将他配制的药水一滴不漏的灌进了他的嘴里。
那时恶心的感觉迅速涌上来,他剧烈的咳嗽,有部分液体显然没有进入正确的路径。
他带着满脸生理性的眼泪试图将药水吐出来,可他配制的药水的效果却依然立竿见影。
……后来呢?
“Sev,你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试了试自己配出来的魔药……。”
“你怎么能自己去试啊!”他看着Lily明亮的绿眼睛,悄悄清理掉刚刚沾在自己长袍上的土。
“傻瓜!下次……”
下次只会是Potter配的药,或者那条蠢狗,或者那只狼。

Severus将手放在了女孩的两颊处。
施力尽可能轻的让她张开嘴。
他还是拿来了手边所能找到的最小巧的勺子,将装着药的勺子沿着嘴角慢慢放进去。
浅蓝色的药剂被顺利的喝了下去,不过还是有一些洒在了嘴唇上和嘴角处。
Severus看着那滴浅蓝色水滴在那两辦稚嫩的粉色上随着呼吸轻轻的颤动。
“Lily……”
他将生者的名字念作亡灵的模样。
然后他低下头,碰到了那滴浅蓝色的水滴。

Severus从柔软的嘴角处离开时才反应过来他在刚刚做了什么。
他吻了自己的学生。
他在回到现实的道德谴责里慌张的后退,可安静躺着的女孩却似是无知无觉。
她依然昏迷着,或者也许马上就会醒,浅金色的睫毛长长的在她的眼底投下一片阴影。
Severus转过身,想着今晚不如就让她睡在这里好了,他可以将什么再变形为另一张床。他让自己以平时的走路速度离开这个房间,似乎这样就可以显得他并非是落荒而逃。

房间里,本应沉睡的女孩在那个黑色的修长身影拂袖而去后缓缓睁开眼睛。
嘴唇上的触感仿佛还在。
















评论(1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