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川语子⭕️变人

主SS×OC。宝国没退。但是暂时不想写。以及底特律超棒!!!康纳酱可爱呜呜呜!⭕️RK-800

【HP同人】substituted 【六】

【斯内普教授乙女向】
这章字数特别多……_(:з」∠)_
【想要评论】

【六】
“……这就是麻瓜的童话书?”
“嗯!你经常和我说魔法世界的事情,但是我也很想告诉你一些事。所以我昨天知道你没有看过麻瓜的童话之后,就回去找了。”
“她们之中,那个最小的小人鱼要算是最美丽的了。她的皮肤又光又嫩,像玫瑰的花瓣,她的眼睛是碧绿色的,像最深的湖水……”
“真正的人鱼没有那么好看。”
……
“……为什么她会爱上王子呢?”
她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童话故事里,公主爱上王子,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因为她从阴暗的海底浮上来,见到的第一个像阳光一样美好的人,就是他。”
她轻轻的,温柔的复述着金发女孩在她耳边告诉她的答案。
这算是作弊吗?可Sev看不到她的sister。她的sister来自童话,只是她一个人的。

Lily:
后天我就要参加魁地奇比赛了,作为格兰芬多的找球手。我有些紧张。听说你们学院很厉害。你还好吗?Ron让我替他跟你说对不起,他对你的手腕感到很抱歉。(他就是不想自己和你说,虽然Mione和他说了很多次你不会不理他的)那天professer Snape带你回去后我们都很担心你,他有没有为难你?这全都是我们的错。我们让Mione伤心了还没有去找她。
希望你一切都好。
                        Harry.Potter
Lily注意到“Snape”前的“professer”明显是后来才加上的。
她无奈的笑笑,Harry他还是不怎么喜欢Sev,但是他却已经学会了去注意并照顾他人的感受。比如会注意到她,然后添上“professer”的前缀。
这孩子在成长。
柔和的月光下,纤细的手指温柔的抚过信上的字。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Potter?”
是《魁地奇溯源》。Harry给他看了。
“图书馆的书是不许带出学校的,”Snape说,“把它给我。格兰芬多被扣掉五分。”
“他临时编了个规定。”Harry看着Snape一瘸一拐地走远,忿忿不平地嘟囔道。
“他的腿怎么了?”
“不知道,但我希望他疼得够呛。”Ron幸灾乐祸地说。
Harry想把《魁地奇溯源》要回来,使自己的神经放松一下,不要老想着明天的比赛。虽然Lily的回信里写满了鼓励他的话,但他仍然对明天感到不安。
他为什么要害怕Snape?
“我要去问问Snape能不能把书还给我。”
“换了我才不去呢。”Hermione和Ron异口同声地说。但是Harry有了一个主意,如果旁边有其他老师听着,Snape便不会拒绝他。
他下楼来到教工休息室,敲了敲门。没有人回答。他又敲了敲,还是没有动静。
没准Snape把书留在里面了?值得试一试。他把门推开一道缝,朝里面望去——
房间里只有Snape和Lily两个人。这里是教工休息室,Lily怎么会在呢?Harry有些疑惑。Snape把他的长袍撩到了膝盖以上。他的一条腿上缠着渗血的绷带,Lily正解开绷带将药水滴到伤口上。
“……我不疼。你不用这么小心。……我最后和你解释一遍我并没有鲁莽行事,”Harry听Snape气急败坏的说,“我只是不可能同时盯住三个脑袋!”
他看见Snape朝低着头的Lily伸出手,他几乎以为Snape要打她,差点就大喊出来,可是——
Snape只是伸手,把Lily因为低头而从肩上垂落的浅金色发丝拢回了耳后。
Harry正要轻轻把门关上,可却不知碰到了什么东西。响声未落,他就听见一声:
“Potter!”
Snape赶紧放下长袍,挡住他的伤腿。他气得在站起来时几乎一个踉跄。Lily扶住了他,她看到Harry时的表情也相当的惊讶。Harry盯着Snape,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想知道我能不能拿回我的书。”
“滚出去!出去!”
Harry不等Snape给格兰芬多扣分,就赶紧离开了。他一路狂奔着上了楼。

“教授……”
Lily担心的看着Severus将眉毛拧成一团,她伸手,想扶Severus坐下,却被他挥手拒绝了。
“现在那个Potter知道了。”
Lily看着Severus烦躁的坐回椅子上。
“一个格兰芬多不会这么容易就善罢甘休。他一定会把这件事查个透彻才满意。——可这不是学生该管的事。太复杂,太危险。”
Severus的眉头又皱起来。Lily突然只想不顾一切的走过去,替他把眉心抹平。
她同样知道风雨将至。不然Severus不至于亲自去检查那样东西是否安好。甚至于受伤。
“我想办法打消他的好奇心。然后——”
“这不是学生该管的事。”Severus突然打断她。“别再去做任何危险的事了。”
她想起万圣节那天,Severus在看到巨怪身边的她时,一瞬间苍白了的脸。她想起那天那个柔软一触的吻。
“好。”

“书拿到了吗?”Harry回到Ron和Hermione身边时,Ron问道,“怎么回事?”
Harry压低声音,把刚才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们。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最后,Harry屏住呼吸说道。“万圣节前夕,他想从那条三个脑袋的大狗身边通过!他在寻找大狗看守的那件东西!但是他不知道里面有条大狗,所以被咬了!我敢用我的飞天扫帚打赌,是他放那头巨怪进来的,为了转移人们的注意力!”
Hermione的眼睛睁得圆圆的。
“不——他不会的,”她说,“我知道他不太好,但他决不会去偷——邓布利多严加收藏的东西。”
“说老实话,Hermione,你总认为所有的老师都是圣人。”Ron很不客气地说,“我同意Harry的话。我认为Snape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可为什么Lily也在那里?''
“是啊!你难道认为Lily也会去偷东西?”
Hermione反驳。
“他因为被大狗咬了——我敢肯定被那样的脑袋咬上一口一定伤的不轻——所以他需要有人帮他上药!他因为这样的原因受伤了,肯定不能去医疗翼,所以他就选了Lily。”Harry肯定的说。
“可为什么Lily会帮他?她几乎和Mione一样聪明,一定能看出他为什么受伤了——我在给她的信里告诉过她我们遇见那条大狗的事!”
Ron补充。
“Lily再怎么说也是斯莱特林的学生,而Snape是她的院长,而且Lily因为喜欢魔药也相当崇敬他。Snape知道这个,所以在利用她。”
Harry下了定论。他现在担心Lily已经超出了担心邓布利多的宝物。
“可……!可Lily是Snape很喜欢的学生!她还是他自己学院的学生!他不会——”
Hermione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泛白。
“看看他给Lily的禁闭次数吧。全校最多。我觉得他不会在意拿她去喂那条狗的……我们必须阻止Snape!”
Ron和Harry对视了一眼,Hermione默默点了点头。

“但是大狗守护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Snape想要去偷什么?”
Harry上床时,脑子里还嗡嗡地响着这个问题。
他给Lily写了信,Lampas依然在九点钟准时出现在他的窗口。但他最早也要明天才能收到回信。纳威发出了响亮的鼾声,Harry却久久无法入睡。他想排除杂念——他需要睡觉,他必须睡觉,再过几个小时,他就要参加他的第一场魁地奇比赛了——但是,刚才他看见Snape的腿时,Snape脸上的表情总令他难以忘记。
第二天一早,天气晴朗而寒冷。餐厅里弥漫着烤香肠的诱人气味,每个人都期待着一场精彩的魁地奇比赛,兴高采烈地聊个不停。
“你必须吃几口早饭。”
“我什么也不想吃。”
“吃一点儿烤面包吧。”Hermione哄劝道。
“我不饿。”
Harry的感觉糟透了。再过一个小时,他就要走向赛场了。“Harry,你需要保持旺盛的体力。”西莫斐尼甘说,“找球手总是对方重点防范的人。”“谢谢你,西莫。”Harry说,他想起Lily在信里也同样这样和他说过。而且她还说,她们学院的打法相当野蛮,要注意不要受伤。

到了十一点钟,似乎全校师生都来到了魁地奇球场周围的看台上。许多学生还带了双筒望远镜。座位简直被升到了半空,但有时仍然难以看清比赛情况。

Ron和Hermione来到最高一排,加入纳威、西莫和西哈姆队球迷迪安的行列。为了给Harry一个惊喜,他们用一条被小老鼠斑斑弄脏的床 单绘制了一条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Potter必胜,擅长绘画的迪安,还在下面画了一头很大的格兰芬多狮子。然后,Hermione还施了一个巧妙的魔法,让横幅上的颜料闪烁着不同的色彩。
Harry跟着弗雷德和乔治走出更衣室,然后走向欢呼鼎沸的球场,他希望自己的膝盖不要发软。
霍琦夫人做裁判。她站在球场中央,手里拿着她的飞天扫帚,等待着双方队员。
Harry从眼角看见了那条高高飘扬的横幅,在人群上方闪耀着“Potter必胜’’的字样。他的心顿时欢跳起来。他觉得有了勇气。
“请大家骑上飞天扫帚。”
Harry跨上他的光轮2000。
霍琦夫人使劲吹响了她的银哨。
十五把飞天扫帚拔地而起,高高地升上天空。比赛开始了。
“借光,借光,让一让。”
“海格!”
Ron和Hermione互相挤了一挤,腾出地方让海格坐进来。
“我刚才在我那小屋里看的,”海格拍着他挂在脖子上的那只大望远镜说道,“可是那和在人群里看比赛气氛不一样。飞贼还不见踪影,是吗?”
“没看见,”Ron说,“Harry还没什么要做的。”
“只要没出麻烦,就算走运。”海格说。

Harry在很高的空中,在赛场上方轻盈地滑来滑去,眯着眼睛搜寻飞贼的影子。这是他和伍德制订的比赛计划的一部分。
“你先躲在一边,等看见飞贼再说,”伍德这样说,“我们不想让你早早地就遭到袭击。”可是,突然,一只游走球决定朝他这边冲来,那样子就像一只炮弹。但是Harry躲开了,弗雷德追着球赶来。
“没事儿吧,Harry?”弗雷德只喊了一声,就狠狠地把球打向马库斯弗林特那边。
Harry看见飞贼了。他心里一阵激动,俯冲下去,追逐那道金色的流光。斯莱特林队的找球手特伦斯希金斯也看见了。两人并排朝飞贼飞奔而去——追球手们似乎都忘记了他们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一个个悬停在空中,注视着。
Harry的速度比希金斯快——他能看见那只小小的圆球,翅膀扑扇着,在前面飞蹿——他又猛地加快了速度——嘭!下面的格兰芬多们传出一阵愤怒的吼叫声——马库斯弗林特故意冲撞Harry,Harry的飞天扫帚猛地偏离方向,但Harry死死地抓住它。“犯规!”格兰芬多们大声叫道。

“唔——!”Lily在看台的角落蜷起身体。……好疼。她低下头,双手抱住膝盖,努力让自己在不那么显眼的同时换一个可以尽可能减轻疼痛的姿势。马库斯弗林特的那一下用上了几乎想置Harry于死地的力气,她觉得自己的侧腹痛到几乎失去知觉。
Lily有些庆幸斯莱特林们都在关注比赛,所有人都士气高涨,没有任何人发现她的异常。
她只需要努力撑到比赛结束。
“呜……”
她小口喘着气,等待着疼痛平息。

霍琦夫人怒气冲冲地责备了弗林特,然后命令格兰芬多队在球门柱发任意球。但是,在一片混乱中,金色飞贼又从视线中消失了。
看台上,迪安托马斯大声嚷道:“把他罚下场,裁判!红牌!”“这不是足球,迪安,”Ron提醒他,“在魁地奇比赛中,是不能把人罚下场的——还有,红牌是什么?”
可是海格赞成迪安的意见。
“他们应该改变一下比赛规则,弗林特在空中差点把Harry撞了下来。”
“弗林特差点儿使格兰芬多队的找球手丧命——那群斯莱特林……!所以格兰芬多队罚球,被艾丽娅拿到了,她把球传开,很顺利,比赛继续进行,格兰芬多队仍然控制着球。”

可就在Harry躲过另一只嗖嗖旋转、擦着他头皮飞过的游走球时,事情发生了。他的飞天扫帚突然很吓人地抖了一下。一时间,他以为自己要掉下去了。他两只手紧紧抓住扫帚把,并用膝盖死死夹住。他从未有过这样害怕的感觉。
又来了。就好像飞天扫帚拼命想把他摔下去似的。可是,照理说光轮2000是不会突然决定把主人摔下去的。
Harry试着转向格兰芬多队的球门柱,他隐隐约约打算叫伍德暂停比赛——接着他发现他的飞天扫帚完全不受控制了。他无法让它调头。他根本无法指挥它。飞天扫帚左拐右拐地在空中穿梭,不时“嗖嗖”地剧烈晃动着,有好几次差点把他从上面摔下来。

李还在滔滔不绝地解说。
“斯莱特林队得球——弗林特拿到鬼飞球——传给艾丽娅——传给贝尔——被一只游走球狠狠打中面孔,希望把他的鼻子打断——开个玩笑,教授——斯莱特林队得分——哦,糟糕……”
斯莱特林们欢呼雀跃。
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Harry的飞天扫帚表现异常。扫帚一路疯狂地抽搐、扭动着,慢慢地、越来越高地使Harry远离了赛场。
疼痛稍稍缓和了一些,Lily抬起头。

“真不知道Harry想做什么。”海格嘟嚷着。仔细看着空中的Harry。“如果我不是这么了解他,就会以为他无法控制他的扫帚了——但是他不可能。”
Harry想向格兰芬多队的其他人求救,因为他的飞天扫帚开始不停地翻腾打滚,他只能勉强支撑着不掉下来。
Lily挣扎着站起身。
恐惧攥紧了她的心脏。

“Lily?你没事吧……?”她正试图避开喧闹的人群去教师席,可身体的疼痛让她脚步不稳。快要摔倒时,她抓住了不知谁的手臂。
“你的脸色非常不好……”
是Draco。
“我没事……!Draco,听我说!”她知道Draco被她吓了一跳,但是没有时间解释了。“Harry的扫帚出了问题。下去找霍琦夫人,让她停止比赛!”
“什么……?!但是他刚刚还好……”Draco抬起头看向Harry的方向。——然后他马上就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Harry被飞天扫帚甩了下来。他现在仅用一只手抓住扫帚把,悬在空中。
“我知道了!”
Draco迅速绕开人群。
Lily强迫自己坐下来,她用眼睛紧盯着空中的Harry。——那是黑魔法。她曾在父亲的书中看到过那条干扰飞天扫帚的咒语。
Lily拼命念叨着反咒,向梅林祈祷着反咒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一年级学生的魔力有多式微她已经体验过一次了,她知道咒语,也熟悉方法,却没有能撑得起这些的身体。她近乎绝望的挣扎着。
——可她同时感觉到了,有一股熟悉的强大魔力也在对Harry施加反咒。

“刚才弗林特撞他时,扫帚把是不是出了问题?”西莫小声说。“不可能,”海格说,他的声音微微发颤,“除了厉害的黑魔法,没有什么能干扰一把飞天扫帚——小孩子是不可能对光轮2000施这种魔法的。”听了这话,Hermione一把抓住海格的望远镜,她没有抬头去看Harry,而是开始焦急地眺望人群。
“你在做什么?”Ron呻吟着说,脸色死灰一般。
“我早就猜到了,”Hermione喘着气说,“是Snape——看。”
Ron抓过望远镜。Snape站在他们对面的看台中间。他眼睛紧盯着Harry,嘴里不出声地念念有词。
“他在使坏——给飞天扫帚念恶咒。”Hermione说。
“我们怎么办呢?”
“看我的。”
不等Ron再说一个字,Hermione就消失了。

Ron把望远镜的镜头又对准了Harry。飞天扫帚震动得太厉害了,Harry不可能再悬很长时间。观众们全部站了起来,惊恐地注视着,韦斯莱双子飞了上去,想把Harry安全地拉到他们的一只扫帚上,然而不行——每当他们接近他时,飞天扫帚就噌的一下蹿得更高。于是,他们落下来一些,在他下面打转,显然是想在他坠落时接住他。马库斯弗林特抓住鬼飞球,投中了五次,却没有一个人注意他。
他看到Draco冲向霍琦夫人,朝她大喊。
“快点儿,Hermione。”Ron绝望地低声说。

Hermione艰难地穿过人群,来到Snape所处的看台下面,她努力接近Snape所在的位置。
总算到了Snape身边,她抽出她的魔杖,“Incendio。”明亮的火苗从她的魔杖里蹿出来,扑向Snape长袍的下摆。
过了大约三十秒钟,Snape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着了火。他一声惊叫,Snape站起身,撞得奇洛教授一头摔向前排的座位。Hermione知道她的工作完成了。Snape永远不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悄悄返回。

这就够了。高空中,Harry突然能够爬回到扫帚把上了。
Lily松了口气,她太累了。那不知是谁施放的黑魔法异常强大,就连Severus的反咒也只能堪堪将其控制住,而她的一点点辅助不过是杯水车薪,哪怕她竭尽全力。——但是在刚刚,黑魔法却被打断了。

Harry飞快地朝地面俯冲,人们看见他用手捂住嘴巴,就好像要呕吐似的——他落在地上——咳嗽——一个金色的东西落进他的手掌。
“我抓住了飞贼!”他大喊道,把球高高挥过头顶。
“格兰芬多队以一百七十分比六十分获胜!!”
李.乔丹大声的宣布着比赛结果,声音里是难抑的喜悦。
Lily扶着栏杆,望着球场上的那抹红色勾起唇角。
人们热烈的鼓掌,麦格教授前所未有的激动,眼睛里亮闪闪的。
Severus也在鼓掌。Lily看见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扬。
他或许……也并不讨厌那孩子本身吧。

“Lily!!……你真没事?我下去找霍琦夫人的时候他怎么突然又好了——”
Draco抱怨着走上来,可Lily知道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Potter倒是没事。我们学院可是输惨了。我猜教父这次至少要暴躁一个周!不过我也会成为斯莱特林的找球手的!到时候他别想从我这里抢走飞贼!……但是他的运气真是,好的让人嫉妒。我第一次知道飞贼还能用嘴接……。”
Lily整理了一下被风吹的有些乱的头发。希望这样一来自己能显得没有那么憔悴。无杖魔法,远程无声咒,她现在身体的极限可能也就限于此了。
“你还叫他Potter?”
Lily忍不住笑了。据她所知,他和Harry现在相处的可不错。
“你不觉得‘Harry’念起来特别柔和吗……‘Potter’读起来多好玩!”
“还能这么念,‘破特’!——教父每次上课都这么读。‘Mr——破特——!’”
“……噗。”
Lily笑出了声。
“所以别不开心了。到时候我当找球手我们一定能赢!”
“我没有不开心啊。期待到时候你的表现。未来斯莱特林的找球手Draco。”
“我不介意现在就给你签名,Miss Prince!”
Draco也笑了,Lily看到,第一次见面时那双灰色眼睛里闪耀的光芒又回到了原处,而且更加夺目。

“Lily!我们有件事要跟你说——!!”
“Ron……?”
她看见Harry已经换了衣服,正一脸茫然的被Hermione拽着手,而Hermione和Ron的脸上都是万分焦急的神色。
“……什么事?”
“我们看见——”
Hermione扯了一下Ron。
“Lily,我想和你谈谈。”
Lily看见Hermione皱起眉,眼神有意无意的扫过一旁的Draco。
“……好。”
“你们要去哪?我觉得Lily应该回去休息……”
“我真的没事。我只是想和Hermione说说最近读过的书。平时不在一个学院,这样的机会很难得。”
Draco回头看了看斯莱特林的学生们,他们正准备离开。
“你要是想听的话,回去我再和你说,好吗?”
“嗯。……我也没有很在意!……但是注意别迟到!教父他现在估计已经气到连自己院也不放过了。”
Ron抽了口气。
Hermione又掐了他一下。

Lily和Harry、Ron、Hermione一起回到海格的小屋,主人正在为他们沏一杯浓茶。
“你竟然不是格兰芬多的学生……!啊、别介意我!你和Harry他们相处的不错,对吗?”
海格冲她眨眨眼睛,递给她一杯茶。
“谢谢。”
她接过那只大的像碗一样的茶杯,笑着道谢。
——但是Ron和Hermione都明显没有喝茶的心情。
“……到底怎么了?我刚刚换完衣服就被你们拽过来了——”
Harry终于忍不住提问。他是真的打算好好休息一下的。他本来就因为在想“Snape究竟想偷什么”而没睡好,现在更是累的一点也不想动。

“是Snape干的!”Ron在向大家解释,‘‘Hermione和我看见了。他在给你的飞天扫帚念咒,嘴里嘀嘀咕咕的,眼睛一直死盯着你。”
“胡说,”海格马上说,“Snape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Lily没有说话。她将手里的茶杯轻轻放下。
Harry、Ron和Hermione交换了一下眼光,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们。
Harry决定实话实说。
“我发现了他的一些事情……”
但是Lily打断了他。
“所以……你们是在怀疑教授吗?”
她脸上的表情仿佛是刚刚听到了一个极大的笑话。
“Lily!可是Snape想害死Harry!!”Ron喊。
“Snape在下咒。他一直没有眨过眼,我看见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提到这个的那本书我们还一起读过。”Hermione看向Lily,眼神锐利。
Lily能感觉到,这个下午发生的事件,似乎使她对Sev的看法发生了很大转变。
“Hermione,……”
但是这次,打断她们的人是海格。“胡说!我不知道Harry的飞天扫帚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现,但是Snape决不可能想害死一个学生!他是霍格沃茨的老师,霍格沃茨的老师决不会做那样的事。”

“……那么,如果你看的足够仔细,就会发现我也始终没有眨眼。”
Hermione和Ron的表情都僵在了脸上。Harry疑惑的看着她。
Lily说:“我知道教授他在念咒。但是那是反咒,后来我也帮忙了。”
“但是我在点着他的袍子之后Harry的扫帚就正常了……!而且,你怎么会知道黑魔法的咒语,更何况是反咒?黑魔法是被绝对禁止的!”
Hermione震惊的看着她。
“知识本身不分黑白。”
“如果你想为你的院长做辩护,那么你的说辞现在就已经有了很大的漏洞,Lily。——你不可能知道咒语!”
“那么你的漏洞就更加严重。教授他完全没有害Harry的理由。——别告诉我是因为你觉得他给Harry的禁闭太多,我比他多一倍不止。”
Ron的反驳被堵在了嗓子里。
“而且,如果说你想杀死谁,你会选择众目睽睽下的魁地奇球场聚精会神的念咒?甚至连Hermione都能发现。这样毫无根据的怀疑,我几乎以为你们是在侮辱教授的智商。”
“你就是在帮着他说话!!Lily!他想害Harry!如果Harry在那个时候从扫帚上摔下来,就完全可以伪造成意外事故——”
“Hermione。傲罗不是傻子。检测咒也不是摆设。”
“你——”
Hermione还想说什么,可从刚刚起就沉默了许久的Harry却突然开口了。
“那你能告诉我,你们院长的腿怎么了吗?”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海格开始着急了。Harry决定实话实说。
“万圣节前夕,Snape想通过那条三个脑袋的大狗。它咬了他。我们认为他是想偷大狗看守的东西。”
海格重重地放下茶壶。
“你们怎么会知道三个头的路威?’’他问。
“三个头的路威?”
“是啊——它是我的宠物——是从我去年在酒店认识的一个希腊佬儿手里买的——我把它借给邓布利多去看守——”
“什么?”Harry急切地问。
“行了,不要再问了,”海格粗暴地说,“那是一号机密,懂吗?”
“可是Snape想去偷它。”
“胡说,”海格又说,“Snape是霍格沃茨的老师!”
“那他为什么想害死Harry?”Hermione大声问道。

“……Hermione!我说过了教授他没有!!”
Lily觉得自己很难保持住冷静,反咒本身就比正向的咒语复杂的多,也更加消耗体力。她根本不知道Severus到底和那股强大的魔法竭力抗衡了多久。
她只知道那一定很难。很累。
她只看见Severus难得的笑了。
为什么会被误解呢。
“Lily,”Harry转向她,柔和的绿眼睛像两汪最让人无法抗拒的潭水。
她突然意识到她接下来不可能像反驳Hermione一样组织好自己的语言了。那双眼睛是根植在她灵魂里的,不是魔法的魔法。
……
“Sev,你真的让我很失望很失望。”
“Lily!对不起——!我……!”
……
那是美好的可以让人心甘情愿模糊是非对错的颜色。那是天使的审判。

为什么会被误解呢?

“我看见你在给他上药。万圣节那天,我看见他腿上有伤。如果所有的老师都去对付巨怪了,那么就没人会去注意那条走廊。”
“巨怪不是教授放——”
“Lily。他只是没想到你,甚至Draco,你们都会在那里。”
那双绿眼睛里依然没有责备。却有着坚信自己是正确的光芒。我原谅你。你是我审判下的罪人,‘你有罪’,但我原谅你。‘你有罪’。
“不是!!他没有——”
Lily痛苦的闭上眼睛。
我求求你。
为什么是Severus?
我爱你。我是你的信徒。我害了你。我有罪。我毁灭自己去守护你遗留在这世上的另一双眼睛。
可为什么是Severus?

“我告诉你,你错了!Harry!”海格暴躁地说,“Snape教授是邓布利多最信任的人!现在,你们四个都听我说——你们在插手跟你们无关的事情。这是很危险的。忘记那条大狗,忘记它在看守的东西,这是邓布利多教授和尼古拉斯.勒梅之间的——”
“尼古拉斯.勒梅……?”Harry说,“这么说还牵涉到一个名叫尼古拉斯.勒梅的人,是吗?”
海格大怒,他在生自己的气。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明明知道他因为做了什么事受伤,却还瞒着我们所有人给他上药。”
他们被海格赶了出来,可Harry叫住了她。
“……因为他受伤了。”
这还不够吗。他也会疼啊。Harry,他也会疼啊。
Lily转身离开,她觉得自己快要被什么压垮掉。她不畏惧,可就算战斗也需要一个目标。有人想要杀死Harry,这毫无疑问,可那个人是谁?她不想让毫无根据的流言落到Severus的头上,可正因为“毫无根据”,所以才不构成威胁。——Severus也想到这一点了吗?但是那个人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着的,Harry现在非常危险。
在火车上,Ron的老鼠居然听不懂她的话,这非常奇怪。虽然她必须承认老鼠们都长的很像,可……。她本应不会被任何动物讨厌才对。她需要想办法接近Ron。她不能直接冲进格兰芬多的宿舍,去找一只很可能只是普通老鼠的老鼠。
没有人可以再次夺走我爱。Lily握紧了手。

“Hermione……?”
Ron看着盯着Lily一路离去的Hermione,有些担心的叫她。
“万圣节那天,她救了我,”Hermione说,她盯着Lily远去的身影,直到她消失不见。“但是在她解释清楚为什么我点着了Snape的袍子后,Harry的扫帚就正常了之前,我绝不会原谅她。……‘知识不分黑白’?我要告诉她,她错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其实我真的不相信Lily她会去帮Snape——”
Ron没有再说下去,因为Hermione的表情让他不敢再多说一个词。愤怒和悲伤混杂在她的脸上,可她却无比的坚定。
“我也不信。”Harry说。
“我们现在要弄清楚,谁是尼古拉斯.勒梅。”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