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川语子*高三地狱

高三暂退。随机更新。主SS×OC。宝国。

【HP同人】substituted 【十】

【斯内普教授乙女向】

【十】
“Sister!请等一下!那是小巫师都会有的魔力暴动,Sev不是故意的!他控制不了!”
“佩妮!!……呜、”
“Sister!!”
小女孩的膝盖磕在地上。
“Lily!”佩妮回过头。“你——”她看到Lily膝盖上的血,一下子愣住了。
“我的错……没事的,马上就不疼了。”金发的透明女孩低下身子将手覆上Lily流着血的膝盖。
银色闪光的粉尘随着她的动作飞散,当手拿开时,下面是完好无损的皮肤。
“——怪胎!!”
佩妮尖叫。在她眼里,Lily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自愈。

“One handred point off Slyterin…?”
——梅林啊!Draco在心里哀嚎。如果现在有谁可以把他从气的表情扭曲的教父兼院长面前带走,那就是他的再生父母。
“教授……?”
门被推开了。
他的再生母亲走了进来……不是。Lily走了进来。
“……所以你半夜和Potter一起跑去禁林玩?”Severus看向Lily,狠狠的强调了“Potter”。
Draco决定豁出去了。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过可能只有这样才能救他们也说不定。
他选择了插嘴。
“教父……您别说了……Lily的幻视最近又出现了——”
“什么?怎么回事?”
感谢梅林。这很有效。
“韦斯莱说了您一些坏话,然后Lily……”
“是我没控制好情绪,教授。”Lily打断了他。
Severus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回去。”他说。

“Harry,你没事吧?”Ron发现Harry一直在揉着他的前额。
“我的伤疤一直在灼烧——以前曾经疼过,但从来不像现在这样、……”
“去找庞弗雷夫人看看吧。”Hermione提议道。
“我没有生病,”Harry说,“我认为这是一个警告,意味着危险即将来临——”
Ron打不起精神来,天气实在太热了。他把领带乱七八糟的解开。
“Harry,放松一点儿,只要有邓布利多在,魔法石就不会有危险。”
Harry点了点头。“对了,Lily给我回信了。”
“她有没有答应你不再喝Snape给的东西?!”
Hermione着急的问。
“……她答应了。”“真的?”
“嗯。Draco的信里说她最近身体没什么异常,Snape也没再找过她。”
“那就好……”
可他们都知道这种不安是无法简单去除的,天气热起来,大家都不再穿外袍,Lily的纤细看上去就更加的触目惊心。她越来越苍白,大多数时间都呆在室内。Harry每次看见她,都会没来由的想起那只死去的独角兽。——这种美丽如此残酷。
Harry想起Lily的信:“Harry,我暂时不想和你谈关于教授的事。”他只告诉了Ron和Hermione一部分事实。实际上,她仍然毫无理由的信任Snape。——而Draco的信更加过分:“你们要是还有点脑子,就根本不应该怀疑教父!他为什么要害Lily!!——我告诉你,别去惹那只三头狗破特!!”

远处传来海格的笛子声。
海格是永远不会背叛邓布利多的。海格决不会告诉任何人制服路威的办法决不会的……可是——Harry突然一跃而起。
“你到哪儿去?”Ron带着困意问。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Harry说。他的脸色变得煞白。“我们必须马上去找海格。”
“为什么?”Hermione喘着气问,竭力赶上他。
“你们难道不觉得有些奇怪吗?”Harry一边匆匆跑下草坡,一边说道,“海格最希望得到的是一条龙,而那个陌生人的口袋里就刚好装着一只龙蛋?有多少人整天带着龙蛋走来走去?我怎么以前没有想到这点呢!”

“海格,你还记得给你龙蛋的那个陌生人长什么样吗?!”“不知道,”海格漫不经心地说,“他不肯脱掉他的斗篷。”他看见三个孩子脸上立刻显出惊愕的神情,不由吃惊地扬起了眉毛。
“我一直没有看清他的脸,他戴着兜帽。”
“你当时跟他说了什么,海格?”
海格皱着眉头使劲回忆,“他想知道我照看过哪些动物。我就告诉他了,然后我说我一直特别想要一条龙。后来我记不太清了,他不停地买酒给我喝。……我对他说,在养过路威之后,一条龙根本不算什么。”
“他是不是显得——显得对路威很感兴趣?”啥利问,竭力使自己的口吻保持平静。
“他当然对路威感兴趣!有几个人见过三头狗?他不放心我真的可以照顾一条龙,但是我告诉他,我有对付生物的诀窍——你要安抚它们。就拿路威来说吧,来点音乐,它就马上睡着了——”
海格脸上一下子露出惊恐的表情。
“我不应该把这个告诉你们的!喂——你们上哪儿去?”

“麦格教授!我们想见邓布利多校长!!”
“想见邓布利多校长?”麦格教授惊讶的重复了一句,“他不在这。他去伦敦了。——你们为什么要见他?”
“他走了?”Ron万分焦急地说,“在这个时候?”
“可是这件事非常重要!”Hermione说。
“教授——是关于魔法石的——”Harry把谨慎忘了个一干二净。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她结结巴巴地说,用交织着惊愕和怀疑的目光看着他们。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打听到魔法石的,不过请放心,没有人能够把它偷走,它受到严密的保护,万无一失。”
“可是教授——”
“Potter,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不耐烦地说,“你们快走吧!Queitly!”

“我们现在怎么办?”他们垂头丧气的走出麦格教授的办公室。Ron问。
“那个穿斗篷的不是Snape,就是伏地——”
Harry的话没说完,门厅那头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Hermione猛地吸了一口冷气。Harry和Ron转过身来。
Snape站在那里。
“下午好。”他用圆滑的声音说。
他们呆呆地盯着他。
“这么好的天气,你们三个小格兰芬多待在屋里做什么?”他说,脸上肌肉扭曲,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你们需要小心一些,”Snape说,“像这样到处乱逛,别人会以为你们——”
“我们刚才在——”Hermione说,然后她突然说不出话。
Snape身边站着Lily。
她像是一朵久不见光的花,憔悴到似乎Snape的黑袍子都能吞噬她,他们甚至一开始都没有注意到她。——她用病白的手指捧着一瓶绿色的药水。
“——Up to something。”
Hermione看着Lily手里的那瓶药水。她没有听清Snape到底说了什么,只觉得一阵眩晕。
Lily很危险。
“Lily……!”Harry喊,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手里的药。Harry朝Lily走过去。
Lily忧郁的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
“……和我走。”但是Snape打断了他们。他抓住Lily的手腕,大步朝着教工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她顺从的跟在他后面,没有回头。虚幻的金色飘起又颓然的落在腰际。

“……我要阻止他。”Harry说,“我会比他更早的拿到魔法石。——我今晚就穿越活板门。”
“你疯了!”Ron说。
“那又怎么样?”Harry大声说,“Snape还在给Lily喂药!!——如果他拿到了魔法石,伏地魔就会回来。伏地魔杀死了我的父母!”
他想起厄里斯魔镜。镜子里,妈妈在朝他微笑,镜子外,Lily轻轻的给他唱着歌。
“我不会让他再有机会伤害Lily!”
“你是对的,Harry。”Hermione说。
“我们今晚就穿越活板门。”Ron坚定的说。
“我们——?”
“哦,别傻了,你难道以为我们会让你单独行动吗?”Hermione说,“你是我们的朋友。Lily也是。”

“你们在做什么?”
“没什么,纳威,没什么。”
“你们又打算出去。”
“没有,没有...”Harry看了看门边的那台老爷钟。他们不能再耽搁时间了,Snape大概已经在奏音乐,哄路威入睡了。
“你们不能出去,”纳威说,“你们还会被抓住的。格兰芬多不能再扣分了。”
“你不明白,”Harry说,“这件事非常重要。”
可是纳威这次像是铁了心,不顾一切地要阻拦他们。
“我不让你们这样做。”他说着,赶过去挡在肖像洞口前面。
“来吧,过来打我呀!”纳威举起两只拳头,说道。“我准备好了!”Harry转向Hermione。“想想办法吧。”他焦急地说。Hermione走上前来。“纳威,”她说,“这么做我真是非常非常的抱歉。”她举起魔杖。“统统——石化!”
“知道吗...Hermione...有时你真的有点吓人——”Ron惊恐的说。“非常优秀,但是还是很吓人!”

Lily觉得自己的心脏莫名其妙的疼了一下。她捂住胸口,从床上坐起来。“……Harry?”

他们来到四楼的走廊外面——那扇门已经开了一道缝。“怎么样。看到了吧,”Harry悄声说道,“Snape已经顺利通过了路威。”看到那扇半开的门,他们似乎更明确地意识到了他们即将面临的一切。Harry在隐形衣下对Ron和Hermione说:“如果你们现在想回去了,我不会怪你们的。”他说,“你们可以把隐形衣带走,我已经不需要它了。”“别说傻话。”Ron说。“我们一起。”Hermione说。Harry把门推开了。
他们没有发现,有一只漆黑的猫头鹰一直跟在他们后面,蓝眼睛在夜里闪着光。这时候,它拍拍翅膀匆匆飞走了。

有什么东西正焦急的敲打着窗户。
“Lampas……?”
Lily打开窗。
“什么?!Harry他——”
...
“你看到他在往哪里走吗?和谁一起?”
...
“四楼走廊?!”
...
猫头鹰不断的叫着。
“我知道了。”Lily潦草的写了张纸条。“去找福克斯。让他送给邓布利多。要快。”
...
“……我?我去找Harry。辛苦你们了。”
没有时间用来换衣服了。Lily披上外袍,拿着魔杖跑出寝室,雪白的棉纱睡裙在夜里格外显眼。

“——想去哪?”
她被一只同样握着魔杖的手拦住了。
“……教授。”
Severus拿着魔杖,一直把她逼到墙角。
“...如果我没记错,这里可以去四楼走廊。”
Severus阴沉着脸,白桦木魔杖的杖尖几乎要戳到她的脖子上。
荧光闪烁的光晃的她眼睛疼。她别过头,眨了眨眼睛,突然被强光照到的绿眼睛溢出眼泪。
魔杖突然放下了。
Severus伸手靠近她的眼睛,却又收了回去。

Lily迅速抹掉生理性的眼泪。
“教授!这件事真的很紧急Harry——”
“所以你是出来找Potter?”
Severus的声音变得咬牙切齿,Lily能听出愤怒,却也感觉到他松了口气。
是啊,邓布利多那样的智慧,怎么会简单的认为她不过是一个小姑娘。有着亡灵面孔的女孩,还如此亲近一个不近人情的教授。
这一切都太巧了不是吗。
有所怀疑才是正常的,倒不如说Severus这样的态度还算温和。

随着吱吱嘎嘎的开门声,他们耳边立刻响起了低沉的狂吠。大狗虽然看不见他们,但它那三个鼻子全朝着他们这边疯狂地抽动、嗅吸着。“它脚边那是什么东西?”Hermione小声问道。
“看样子像是一把竖琴,”Ron说,“肯定是Snape留下来的。”“显然只要音乐一停止,它就会马上醒来。”
他们脱去隐形衣。
Harry从大狗身上爬过去,透过那个洞口往下看。下面深不见底。
他慢慢顺着洞口滑下去,最后只靠十个手指攀住洞口边缘。他抬头看着Ron说:“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你们别跟着下来。直接到猫头鹰住的棚屋,派海德薇给邓布利多送信,行吗?”
“好吧。”Ron说。
“过会儿见,我希望。”
Harry松开了手。

“教授,Harry和Ron,Hermione在四楼走廊!!他很危险——”
“什么……?!你是怎么……!”
“Harry他们怀疑、有人要偷魔法石。”
Lily想离开,却被抓住了手腕。
“听着,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但是回去。我去——”
Severus匆匆朝四楼走廊的方向走去,但女孩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我和您一起、!”
“假设你所说的都是真话,那么如果你继续阻拦我,再过一会就可以为你亲爱的Potter收尸了。”
Severus烦躁的举起魔杖。
“Protego!”Lily喊。银白的光芒从她的杖尖冲出形成一道屏障,挡下了无声的昏迷咒。
“教授!三头犬还在那里——!那样的伤、您不能再受一次了……、”
Severus震惊又疑惑的看着举着魔杖的女孩,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挡下了他的无声咒...?——而她正坚定又悲哀的看着他,绿眼睛里漫上错觉般的水雾。
如果这样的眼神不是在看着Severus.Snape,也许可以被称为,关心。
“……那就跟在我身后,别做多余的事。”
女孩裙裾飞扬,追上翻滚着的黑袍。

寒冷、潮湿的空气在他耳边呼呼掠过。他向下坠落,然后,随着一声奇怪而沉闷的撞击声,Harry落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上面。他坐起来,朝四下里摸索着。他的眼睛还没有适应这里昏暗的光线。他觉得自己仿佛是坐在某种植物上面。

四楼走廊的那扇门已经半开。
“愚蠢的格兰芬多……”
Severus紧张的握着魔杖,把她护在身后,低声咒骂着——但Lily知道,他在担心那几个学生。
三个巨大的脑袋同时打着呼噜,可在Severus靠近的一瞬间,它们疯狂的抽动着鼻子,睁开了眼。
两个脑袋大声吠叫着朝他扑过去,还有一个注意到了女孩。
“Lily!Run!”
他无意间喊出了那个萦绕心间的名字。
Lily。Lily。
可女孩却冲到他面前。
No。Lily。不要再一次——
“Slience——!”
她喊,咏唱一般的声音带着奇异的穿透力。
三头犬停下了。三个脑袋同时呜咽着朝她咆哮,爪子不安的敲打着身下的活板门。
“……好孩子。”
Severus惊诧的看着她伸出手,揉了揉其中一个狗脑袋上纠缠的乱毛。另两个脑袋很快的凑过去。
“Fluffy,有坏人进去偷东西了,你知道是谁吗?”
她的声音保持在一个介于说话和梦呓之间的音调,言语似乎在空气中轻轻震荡。
大狗不安的吼叫着。
“……你睡着了?——不,没关系,我们正要去解决这个问题。”
“你……?”
Severus终于忍不住出声。
立刻便有一个脑袋呲着獠牙看向他,朝他威胁的低吼。
“我们需要进去。”
Lily说。她用了请求的语调,声音却似乎在墙壁上砸出了回声。
大狗挪开了按在活板门上的爪子。
“谢谢。”
巨大的肉红色狗舌头舔过她的手。
Severus看着她毫不在意的把纤细的手腕从上下的巨大獠牙之间抽出来。

“没问题!”Harry冲着洞口喊道,“是软着陆,你们可以跳了!”
Ron紧接着就跳了下来。他四肢着地,落在Harry身边。
“这是什么玩艺儿?”他一开口就问。
“不知道,好像是一种植物。大概是铺在这里减轻坠落时的碰撞的。来吧,Hermione!”
Hermione降落在Harry的另一边。
但接着,她猛地跳起来,挣扎着朝一面潮湿的墙壁移动。那些植物就伸出蛇一般的卷须,缠绕住她的脚踝,而Harry和Ron不知不觉中已经被长长的藤蔓缠住了双腿。
“别动了!”Hermione对他们喝道,“我知道这是什么了——这是魔鬼网!”
“哦,我真高兴,我们总算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了,这对我们大有帮助。”Ron气呼呼地说,向后躲闪着,不让藤蔓缠住他的脖子。
“你给我闭嘴,我正在回想怎么把它杀死!”Hermione说。
“拜托你快点想,我透不过气来了!”Harry大喘着气说,拼命扯住那根要缠住他胸脯的藤蔓。
“魔鬼网,魔鬼网……斯普劳特教授是怎么说的?说它喜欢阴暗和潮湿——”
“Incendio!”Hermione大喊。
“幸亏你在草药课上听得很认真,Hermione。”他们挣脱了那些藤蔓,眼前,是一条石头走廊。
Harry侧耳细听。前面似乎传来了轻轻的沙沙声和叮叮当当的声音。
他们来到走廊尽头,面前是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上面是高高的拱顶形天花板。无数只像宝石一般光彩夺目的小鸟,扑扇着翅膀在房间里到处飞来飞去。房间对面有一扇厚重的木门。
Hermione又试了试她的阿拉霍洞开咒,却无济于事。“怎么办?”Ron问。“这些鸟它们不可能只是用来作装饰的。”Hermione说。“它们根本不是什么鸟!”Harry突然说道,“它们是钥匙!带翅膀的钥匙——”
然后Harry看到了悬浮在走廊中央的一把飞天扫帚。
“可是那上面有好几百把钥匙呢!”Hermione不可思议的说。
“如果Snape都能骑着一把老旧的飞天扫帚抓住钥匙,那你也一定可以,”Ron看着Harry,“你可是一个世纪以来最年轻的找球手!”

女孩费力的试图拉起地上的活板门,但是那似乎有点沉,黑色校服外袍随着她用力的动作从她的肩头滑落下一点,露出里面轻透的白色睡裙布料。
大狗安静的坐在她身后,晃着巨大的黑色尾巴。
Severus上前帮她拉开门。
“这是怎么回事?我希望你能解释清楚,Miss Prince。”
“您能叫我Lily吗?”
她看了看那个洞口,下面漆黑一片。
“……什么?”
“您刚刚喊了‘Lily’。”
“……是的我是这么叫过你。那一瞬间我还以为你会被那条狗咬断脖子。”
Severus冷漠的说。可他知道,自己确实觉得心有余悸。
如果那只狗真的——
“毕竟你的老教授差点把腿丢在那东西的嘴里。”
“Fluffy只是只喜欢听着音乐睡觉的狗,您还能要求他些什么呢?还有,您不老。”
她看着,却完全看不出活板门下会是什么。
“……你该去格兰芬多。”
Severus突然没头没尾的冒出这样一句话。
回忆是一堵过于苍老的墙,不能过多的去倚靠,否则会有时光剥落。
“分院帽曾确实想这样做。”
Lily回答。然后她跳了下去。
Severus无法描述他此时的震惊,他认为这是一种非常愚蠢的行为。
然后他接着跳了下去,在女孩白色的裙摆消失在黑暗中的半秒之内。

Lily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陷入了一团难缠的植物之中。她本能的挣扎,可绿色的黏嗒嗒的藤蔓却在她的身上越缠越紧。它们撕扯着她的手腕与双腿,较粗的藤蔓用力压迫着她的胸腔。
“放松。”她听见了Severus的声音。他显得很平静,Lily努力别过头去看他。——然后她看见Severus一下子从藤蔓中沉落下去。
像是于幽暗的湖水中没顶。
“教授——!!!”
她嘶喊着,压迫胸腔的植物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垂死挣扎。
恐惧。
她第一次确确实实的感觉到恐惧。
但更多的,是愤怒。对于自身的无能。
“说!你把我买酒的钱——”
“大脚板,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主意,我们把鼻涕精的裤子扒下来!”
“现在,你正式是一名食死徒了,Severus。”
但是现在她明明就在他的身边。
为什么呢。
无能之人。不,你是无用之物。
What are you?

一阵刺眼的强光将她从窒息中解救出来,藤蔓纷纷散开。
身体被外力野蛮的撕拉挤压至麻痹,她如破碎布偶般坠落。
“我说了让你放松。它们会自己松开。”
Severus。
你没事啊。
——真是太好了。
Lily努力的恢复正常呼吸,模模糊糊的看黑色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他把她从怀里放下。
“因为刚刚太担心您了……”
“你应该先担心你自己。——把衣服处理了。”
Lily看到Severus的长袍上沾了不少刚刚那种植物黏糊糊的东西。
“Scourgify。”
她用魔杖指向他的衣服。液体消失了。
“完成了,教授。”
“——我说的是你。”
她靠近,Severus却突然闭上了眼睛。
“……把自己清理了。”
Lily低下头。然后迟钝的发现自己经过刚刚那一番挣扎,身上已经浸透了藤蔓植物凉凉的黏液,棉纱的浅色寝裙紧贴在身上,除了增添诡异的情色意味外起不到任何衣物的作用。
“Scourgify。……非常抱歉,教授。”
她沉静的道歉。

走廊里,除了他们自己的脚步声外,还有水珠顺着墙壁缓缓滴落的声音。
“你不该来。”Severus说。“每一道关卡都由霍格沃茨的一位教授独立设计,我不能和你保证你绝对安全。”
“我倒是更希望这些关卡都像Fluffy一样。”
“或许你更期待这里出现看守古灵阁的巨龙?”Severus尖刻的说。
“至少它们要好于人类。”
Lily看向天花板。屋顶上方,飞舞着几百把钥匙。
“比起人,我更愿意和它们聊天。”

白王后把她没有五官的脸转向他。
“是的。”Ron低声说,“只有这个办法了我必须被吃掉。”
“不行!”Harry和Hermione同时喊道。
“这是下棋!”Ron厉声地说,“总是需要做出一些牺牲的!我向前走一步,她就会把我吃掉——你就可以把国王将死了,Harry!”
“可是——”
“你到底想不想去阻止Snape?”
“Ron——”
“快点,如果再不抓紧时间,他就已经把魔法石拿到手了!”
“我去了——注意,赢了以后立即行动,别在这里耽搁。”
他向前跨了一步,白王后立刻扑了过来。她举起石头手臂,朝Ron的脑袋上重重打了一拳,Ron一下子摔倒在地板上——Hermione失声尖叫,但并没有离开她的格子——白王后把Ron拖到一边。看样子,Ron好像被打昏了。
浑身颤抖的Harry向左边移动了三格。
白国王摘掉头上的王冠,扔在Harry脚下。他们赢了……白棋子纷纷鞠躬后退,让出路来,使他们能够顺利地走向那扇门。
“Hermione,你和Ron回去,到猫头鹰棚屋给邓布利多写信!”
“Harry……”

“Harry一定已经找到了正确的钥匙。他们在我们前面,希望他一切安好。”
“是啊Potter——万众瞩目的魁地奇英雄?”
又是Potter。总是Potter。
“我的飞行很糟糕。而抓住钥匙需要技巧。”
她骑上扫帚。
“所以?……等等!你要——”
所有的钥匙一瞬间都剧烈的朝女孩飞来,它们形成一股猛烈的飓风,扰乱她的视线,划伤她的身体。
Lily努力把所有钥匙吸引到她的身后。
“我不可能抓到它——但是如果是两个人,就可以作弊!”
“你……、”
“教授!!”
Severus挥动魔杖。
那一团金色的钥匙齐齐的被定住了。
女孩冲向孤立无缘的蓝翼钥匙。
它的速度非常快,可Lily以俯冲的姿态不计后果的将它攥在了手里。
落地并不完美,她以双膝跪地的狼狈姿势狠狠的被扫帚甩到地上。
“Lily……”
但她始终没有松手。血从她的手心里大量淌出来,钥匙金属的边缘划开了她手心的皮肉,少了一半翅膀的钥匙正嵌在那道割裂的伤口缝隙里。
她把那片锋利的金属从自己的血肉里拽出来。
“你的手——”
“来不及了。Harry现在不知道在面对什么。”Lily用没受伤的左手抹去脸颊上一道伤口的血,它们正顺着脸颊滑落至脖颈。她打开门。
雪白的裙摆上有灰尘,还有血迹。

Harry打开门。
那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不是Snape,甚至也不是伏地魔。
是奇洛。
“你!”Harry惊愕得喘不过气来。

“Hermione!……Ron!”
Lily失声喊。满地的棋子碎片,地上躺着受伤的男孩,旁边是努力保持镇静却依然泫然欲泣的女孩。
“...Lily、?”
Hermione抬起头,看到了同样是一身狼狈的Lily,她只穿着睡裙,遍体伤痕,用左手拿着魔杖,血正汩汩的从她垂下的右手滴到地上。
然后她看到了站在Lily旁边的Snape。
Hermione觉得仿佛有一盆冷水从头浇下。
——如果Snape在这里,那么Harry要去阻止的是谁?在他们之前来到活板门之下的,是谁...?
“还好……只是外力昏迷,没有伤的很重……”Lily走过去,低头查看Ron。金色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滑落下去,她随意的将它们别到耳后,血在浅金的发丝上蹭出一道红痕。
“Mione,你没受伤吧?”
“没有……”Hermione呆呆的回答,看血液一点点的浸透金色。——但是她马上就反应过来了:“Lily!教授!Harry!Harry在那扇门后……!!”

不是Snape。Snape效忠于邓布利多,甚至想救他,可是现在他知道了也已经没用了。
Harry看到了奇洛身后立着的东西,那正是厄里斯魔镜。
“利用那个男孩!利用那个男孩!”
一个声音说。
他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一开始脸色苍白,神情惶恐,可是片刻之后,便露出了笑容。镜子里的Harry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块鲜红的石头,然后眨眨眼睛,又把石头放进了口袋——就在这时,Harry觉得有一件重重的东西真的落进了自己的口袋。真是不可思议——他居然就这样得到了魔法石。
“怎么样?”奇洛不耐烦地问,“你看到了什么?”
Harry鼓起勇气。
“我看见自己在跟邓布利多握手,”他胡编乱造地说,“我一我为格兰芬多赢得了学院杯冠军。”
他敢不敢现在就带着魔法石逃走?但他刚走了不到五步,就听见一个尖厉的嗓音说话了,而奇洛的嘴唇根本没有动。
“他在说谎!他在说谎!”
“Potter,回到这儿来!”奇洛喊道,“把实话告诉我!你刚才看见了什么?”
那个尖厉的嗓音又说话了。
“让我来跟他谈面对面地谈。”
“主人,你的体力还没有恢复啊!”
“这点力气我还是有的”
奇洛举起手解下他头上的围巾。然后,他慢慢地原地转过身去。
Harry想放声尖叫,但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在原本该是奇洛后脑勺的地方,长着一张脸,Harry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狰狞恐怖的脸。那张脸的颜色像粉笔一样惨白,眼睛猩红,下面是两道蛇一般细长的鼻孔。
“Harry.Potter。”他耳语般地说。
Harry想往后退,可是他的双腿不昕使唤。
“你看看我变成了什么样子!”那张脸说,“不过一旦我弄到了长生不老药,我就能够重新创造一个我自己的身体——好了,你为什么不把你口袋里的魔法石交给我昵?”
Harry踉跄着后退。
“别犯傻了,”那张脸恶狠狠地说,“投靠我吧,不然你就会和你父母的下场一样——他们临死前苦苦地哀求我饶命。”
“撒谎!”Harry猛地喊道。
现在那张邪恶的脸上露出了狞笑。
“多么感人啊。”他用嘶哑的声音说,“我一向都很敬佩勇气。是的,孩子,你父母当年都很勇敢。我先动手杀你的父亲,他倒是宁死不屈,勇敢地跟我搏斗。你母亲其实不用死的,她拼着命要保护你。——好了,把魔法石给我吧,别让你母亲白白为你丧命。”
“休想!”

Lily几乎是立刻就冲向了大厅那端的门。
“Lily……!”
“你呆在这!”
Severus命令道。可女孩毫不犹豫的挣脱了他。

Harry猛地冲向那扇门,伏地魔尖叫起来:“抓住他!”紧接着,Harry就感到奇洛用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腕。顿时,Harry额头上的伤疤钻心地疼痛起来,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要裂成两半。他大声喊叫,拼命挣扎。随后,他吃惊地发现奇洛松开了手,他额头的疼痛也减轻了——Harry茫然地四顾,寻找奇洛,只见他痛苦地弓着身子,看着自己的手指——他眼睁睁地看见它们一个个地冒起了水泡。
“抓住他!抓住他!”伏地魔又尖叫起来。奇洛向前一扑,把Harry撞翻在地,用双手掐住Harry的脖子——Harry的伤疤又是一阵剧痛,他眼前发黑,但他还是看见奇洛在痛苦地嚎叫。
“主人,我抓不住他——我的手——我的手!”

“教授!请不要拦我——呜、”Lily用没拿魔杖的右手捂住心脏。从手掌流出的血液在她的胸口绽开一抹深红。现在那里剧烈的抽痛着。魔力在大量的流失,——她知道,血缘魔法被启动了。
这也意味着,Harry所面对的,不是随便的哪个人,甚至随便哪个黑巫师,
——而是伏地魔。
不行……这样根本来不及……
她需要过去。
“Lily!”
...“请守护Harry。”
“Sister!!!”
“……我答应你……但是、求你了……醒醒好不好……我再也不偷跑出去了、sister。像小时候一样、我只看着你……我知道错了……求你了……”
Lily。求你了。

她挣脱了Severus的魔法,举起魔杖,魔咒所到之处,大门四分五裂。

Harry出于本能,猛地抬手抓向奇洛的脸——“啊!啊!啊——!”
奇洛从Harry身上滚了下去,他的脸上也冒起了水泡。Harry跳了起来,一把抓住奇洛的手臂。奇洛惨叫着,拼命想把Harry甩掉——Harry的头痛也越来越剧烈——他眼前发黑——只能听见奇洛可怖的尖叫和伏地魔恶狠狠的咆哮:“杀死他!杀死他!’’另外还有一些声音在喊着:“Harry!Harry!”不过这也许是他脑海里的幻觉。
奇洛在破碎。

一道黑烟嘶叫着飞走了,Lily扑倒在Harry身边的地上,银色闪光的粉尘绕着他们打转,最终簌簌消失在空气里。
她磨破的膝盖在地上再次擦出一道血痕。
“……你就这么重视他?”
Severus说。小Potter没事让他松了口气,可是另一种情感却戳的他胸口发疼。
……嫉妒?
——怎么可能。
这不是Lily啊。世间再也没有一个Lily了。
他无法控制的看向镜子,镜子里,红发的女巫抱着小小的婴儿,身边站着一个戴眼镜的老Potter。
“教授……Harry没受什么伤。”
女孩答非所问。
但面前跪在小Potter身边的小小的Lily,——这个画面依然可以刺痛他。不知为何。
他施了漂浮咒,将小Potter浮起来,女孩随之挣扎着起身。
“离开这里。”
他面无表情的命令她。黑袍翻滚穿过刚刚被女孩的魔法毁掉的门。
他知道她正踉跄的跟在自己身后。
他想回头。
但实际上他没有这么做。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