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川语子—沉迷斯内普教授

sshp好吃!!!这对cp好好吃!!教授他有那么好!(✪▽✪)

长谷部×女婶R18(G?)毒药(下the End)

全部的非常……长。大概有2万字。基本纯肉。
内有暗堕,碎刀,大量的道具使用(皮鞭,蜡烛(非正常用法),针筒,红酒,从捆绑到手铐锁链作者已放飞自我),有我觉得不算言语性侮辱的言语性侮辱。
婶和hsb还是互相喜欢的,这是次收不了手的误会。
ooc有。ooc,ooc,ooc,我还是说三遍吧,因为hsb这里的设定是暗堕所以性格控制的可能不是很好。
婶婶没名字,但是是按照二女儿千奈的设定写的,看不太出来,带入随意~
关于谈人生服务……因为我已经提醒过了,这里有些玻璃心所以……骂我我是不会回的_(:з」∠)_


。(上)http://lingchuanyuzi686.lofter.com/post/1eaca811_e22f203
。(中1)http://lingchuanyuzi686.lofter.com/post/1eaca811_e22f661
。(中2)http://lingchuanyuzi686.lofter.com/post/1eaca811_e22a0eb
。(下1)http://lingchuanyuzi686.lofter.com/post/1eaca811_e26fce6
。。。。。好吧这次是结局没有肉。一期哥和爷爷打了个酱油注意XD我肾不好了也写不动了23333番外可能有肉(但是说不定会写多变成另一个故事XD)










“鲜血的结末”——

        这个不知处于时空中的哪个位置的屋子一直都是幽暗的,只有烛火摇曳着带来暧昧的光芒,在可用剩下的些微灵力察觉到的结界被击破透进阳光之前,审神者几乎忘记了还有光的存在。听到了像是薄玻璃破碎的细微“咔嚓——”声,刚抬起头便被许久不见的阳光刺痛双眼,如流水一样的光芒,还有自外界进入的清凉的风。这是自己被幽禁太久而出现的幻觉吗……?如淤泥一般的灵魂终于选择了幻灭?
        眼睛逐渐适应了突如其来的强光,而视线终于成功聚焦能够视物后看到的景象让审神者一瞬间僵硬了身体——破开结界的,是手握太刀的一期一振。
          “…一期哥?!大家?!”灵力剩的再少也能感觉到这确实是她的刀,但是长谷部不是说过……?!最根深蒂固的设想被眼前的事实推翻,早就被调教到放弃自主的意识只是机械的遵从那个人指令的大脑被迫开始重新思考,试图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到现在为止究竟搞错了什么。——但明显一期一振并不想给她思考的时间,银亮刀刃的目标是……?

         “长谷部——!”自己居然还能用早已嘶哑的喉咙发出这么清楚的声音啊——“哦大家的目标是斩杀暗堕的长谷部救我出去啊。”……刀刃划开自己衣物皮肤时反应过慢的大脑还来的及得出这样的结论。几乎在自己扑过去抱住长谷部和一期一振的刀砍到自己的同时,审神者抬起头看到了,在那一瞬间,满含着震惊的眼瞳中的红雾终于褪去,温柔的紫藤花色一如往昔。
         “果然长谷部的眼睛还是紫色的最好看了呢……”划过脑海的居然是这样一句话。可是,好疼好疼——
         “那么,在这边应该种什么呢……?”本丸的回廊是木结构的架子,正好可以栽下攀绕的植物。“黄瓜……?到时候正好可以用来做菜——”“不行这一点也不风雅!”光忠的提议立刻遭到了驳回。“其实蔷薇会很好看吧,而且开放时会很香?”“蔷薇有刺会挂到主上的裙子江雪的头发短刀们的腿……”“不然让主上来选吧?主上到现在还没说话呢~”一直在不断的提出一些相当奇葩建议的鹤丸突然将目光转向了她。眼前似乎很自然的浮现出了一片温柔的紫色。审神者笑了笑,梦呓般地说:“紫藤吧。”……后来紫藤花盛开,真的连成了一片的紫色,审神者坐在花架下笑的眉眼弯弯。“主上?…为什么一直在看?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没有哦~”只有可以映出我模样的紫色。身旁的紫藤花香气淡淡,审神者带着点小心思得逞的开心看着那片紫藤和紫色花朵间的那个人。
    ……
  好疼好疼——
          但是其实现在看来比起紫藤他更像是紫阳花吧,看起来温柔清秀,安稳可靠随处可见的观赏植物,其实全株有毒。自己为什么要给他挡呢?机动明明就那么高,自己不来也死不了吧。挡刀啊,自己死还死的这么套路,真是矫情。
    ……
         “抱歉,可是身体在经过思考之前就已经做出反应了——”他一脸抱歉的说着。“明明你都重伤了还给我挡什么啊你刚刚差点碎刀你知不知道!—一期哥刀装都没碎会收拾他们的!”从出阵回来开始,审神者就一直在循环式说教。她不明白,什么叫“身体在经过思考之前就已经做出反应了”——!“借口借口都是借口!!”在心里继续咆哮。
          现在她明白了。可是,好疼好疼——
          “主上——!主——!!!”——明明现在大家都在叫她吧,可是为什么只有长谷部的声音她听的最清楚呢?撕心裂肺的声音。对,大家都在呢,她的长谷部才不会把大家……哎?思维终于混乱了啊。好疼…好疼…长谷部……
       ……
          “主…您说过…一定会杀了我的对吗……?”

      “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作为天下五剑……”
并不熟悉的入手语音让审神者直接懵在了原地。“嗷嗷嗷嗷嗷嗷出爷爷了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立刻马上激动到投怀送抱。——人大概在激动时都会出现一些脑残行为?
        ……一段淡定老人和脑残迷妹少女的对话后——
        “小姑娘既然这么喜欢老爷子我,何不让我来当近侍呢?正好可以更快的熟悉本丸的事务呢,哈哈哈……”
       “好啊!”想都不想先答应也许是审神者这辈子最大的毛病。此时此刻少女的声音几乎是欢欣雀跃的。——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墙角处近侍的眼瞳逐渐变暗,漂亮的紫色蒙上了红雾。
        可是提前走掉的孩子是永远不知道后续的剧情的。
        “哈哈哈……那么——”
        “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爷爷再漂亮也穿衣不能自理~”
        “哈哈哈——被嫌弃了么?”
        “不是啦~其实……本丸的近侍我一直觉得不能随便换……因为……嗯……怎么说呢——我觉得近侍这个位置并不仅仅是个职位而已。一直都是长谷部。不会换的~就算是爷爷来了也不行~”
        “哈哈哈……我听明白了呢,小姑娘是喜欢——?”
        “爷爷不要直接说啦!!!!……算了反正爷爷也已经知道了——”审神者摊开手掌,伸出了手,掌心平放朝上,放在那里的东西明明白白的被展现在他面前。那是誓约之戒,审神者一生只有一枚的东西,可以增强付丧神的力量,并施加保护。当然,它的另一种含义更为出名——结婚戒指。
        “哈哈哈,真是没想到啊,小姑娘早就想好了吗?”
        “其实以前就想给的……可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直接给长谷部的话他大概会吓一跳吧?~算了,不管怎样这次一定要给他——” 
                                       
                                                          (HE?)【The  End 】




。。。。。。。。以下是一些废话

。。。其实本来打算玩坏婶婶的。后来发现对傻傻喜欢hsb的二女儿还是下不了手。(虽然千奈没写名字)现在觉得其实这个结局不如一开始决定好的那个,但是感觉那个太黑暗了XD结局果然还是少女(gouxie)一点吧。好像一切事情都是爷爷美貌的锅?(bushi)誓约之戒是舰娘的梗~虽然是R18,但其实……我……并……不够18岁……所以原谅一下我的文笔?(你走)٩( 'ω' )و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