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川语子*高三地狱

高三暂退。随机更新。主SS×OC。宝国。

【HP同人】substituted 【十二】

【斯内普教授乙女向】
【这章是必要的过渡章,剧情已经完全脱离罗姨全程魔改了】
【十二】

男孩像是什么都忘了。他像以前一样先是远远的看着莉莉,然后他确定了,佩妮不在,接着,他从后面悄悄的,小心翼翼的接近过去,一只手紧张的拽着裤子的边缘。
她在更远的地方看着他们。
她当然不敢告诉莉莉,她用魔法给佩妮的门上了锁。
我要你一直开开心心的。我是你的姐姐。
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但是——
“——西弗?”莉莉回过头。
“我、”
“西弗!昨天的事!对不起!!”
她睁大了眼睛。
莉莉选择了道歉。

“哇……我爸爸妈妈一定会喜欢你的!绝对!!”
莉莉看着德拉科睁大的眼睛,再联系一下他说的话,有点头痛。
……怎么感觉这个气氛有点不对。
鉴于是去马尔福家,她挑了条黑色的丝质及膝裙,祖母绿胸针让她看上去既不出挑也不至于太素。
——刚好够得上纳西莎和卢修斯高傲又刁钻的审美。既要足够做马尔福家的客人,又不喧宾夺主。
不过莉莉特意只把鬓角的头发编了起来。有教养,却又年幼涉世未深不完全了解上层礼仪。
这样的印象便是最完美的了。
“你特别好看!”德拉科说。“我们用对角巷的壁炉过去吧,这样还能先去吃冰淇淋。”
“好。”
“你最喜欢什么味道的?”
“嗯……草莓。”

“您好,马尔福夫人。初次见面,我是莉莉.普林斯。”
再次来到马尔福庄园,莉莉有些恍惚。
——纳西莎老了。
和厄里斯魔镜里永远21岁的姐姐不同,时间在纳西莎脸上留下了魔药也无法抹掉的痕迹。虽然能看出她很注意保养,很在意自己的容貌,但精致华丽的妆容下是难掩的枯倦。
一如伏地魔离开后的马尔福家。平和之下是危机,奢华之下是灰颓。
看来卢修斯战后能逃开被投进阿兹卡班的命运并不是轻而易举的,战后的审判所带来的压力有多可怖,看纳西莎的容颜就知道——那些因担忧恐惧而形成的痕迹再也消不去了,她不再是当年那个肆意张扬容颜值得所有同年女孩艳羡妒忌的斯莱特林公主。
但是她依然倔强的撑起马尔福的头衔,妆容甚至比早年莉莉见她时还要精细。
“……你好。我听、德拉科在信里说起过你。”
纳西莎不知道自己费了多长时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不是个处变不惊的人,再怎么撑也不是,她知道。
——这是曾经西弗勒斯斯内普身边的那个女孩吗?
不过她很快就推翻了这个荒诞不经的结论。
——莉莉.伊万斯,或者莉莉.波特,她早在11年前就死了。

“欢迎。德拉科,既然邀请了这位小姐,可不要怠慢了客人。”
纳西莎照常优雅的笑了笑。这女孩的礼仪倒是很周全。拎起裙摆行礼的姿势应该是从小教出来的,轻松而标准,在斯莱特林中也算是大家族的女孩才能拥有的仪态。
看来儿子交到了个好朋友。
“知道了妈妈。”德拉科赶紧回答。
——奶声奶气。莉莉想,比卢修斯当年可爱多了。

“你拎裙子的姿势真好看!……我跟你说,之前潘西过来玩,动作那叫一个僵硬,她还说她除了仪态课绝对什么都比我厉害,我就只剩没用的礼仪了,你看看这次考试我的分数比她高好多!”
莉莉笑了。也许,德拉科是这个庄园里唯一被保护的一尘不染的光了。这样就够了,这样就好。毕竟,“马尔福”这个姓氏所代表的东西,绝不仅仅只有荣誉。
家族越古老庞大,越享尽荣光,其下的污泥越深,越容易向新生的成员感染。
“你的魔药成绩真的很优秀。……斯内普教授,在你入学前曾经教过你吗?”
结果又想起你了。西弗勒斯。
“有啊。我爸爸关系和教父可好了,他们以前就是同学。小时候他就经常给我讲也不管我能听懂多少……不过我自己本来也很厉害的!……你在听吗?莉莉?”
果然。入口还在这里。
莉莉盯着楼梯下一扇颜色非常隐蔽但绝对和马尔福家华丽装潢不相符的古旧石板门,它上面用青金石附魔镶嵌着层层叠叠的符文,最新的痕迹,正是来自十一年前。——但是从暗门向内至少二十米都有非常优秀的血缘魔法进行保护,如果强行破解,她也许需要再一个十一年。
靠外力破坏,恐怕夷平马尔福庄园它都还完好无损。
“这个啊……马尔福家的密室。我爸爸和教父都进去过。他们不告诉我里面什么样,不过我早晚会当上家主,到时候再用家主戒指进去。不知道底下是不是真有另一个马尔福庄园。”
“用家主戒指?”
“哪有那么简单……那么简单我早就偷戒指去玩了。还要拿着戒指切自己一刀念念咒语什么的……”德拉科无聊的盯着那扇门,“我怕疼。所以没有那份好奇心。——不过等我当上家主了,我带你去!”
不仅需要家族信物和族人的血,还要继承人本人念咒语。
“……你不是怕疼吗?”莉莉心不在焉的回答,毕竟她在筹划给他爸爸一个夺魂咒进去的可能性有多大。
“但是你想去啊!也许我长大了就不怕了。”

“——德拉科。今天的天气这么好,为什么不和难得到访的小姐去花园看看呢?”
德拉科瞬间犯错般的抬起头。
“是的父亲!!”
卢修斯。
“您好。马尔福先生。我是——”
“我知道。普林斯小姐。”卢修斯的脸上扬起一个假笑。“祝您在马尔福家玩的愉快。”
她保持着天真礼貌的笑容。“谢谢您。”莉莉不得不承认,过了这么多年,她依然很遗憾纳西莎嫁给了他。

“你小心一点!!!”莉莉惊呼,她差一点因为这个在校外动用魔杖。或者更糟糕,暴露出她会无杖魔法,在狡猾谨慎的马尔福家。——她毫不怀疑假如卢修斯发现了这个,她将必须用暴力一点的方式解决他的记忆,纳西莎也一样。
“……你怎么和我妈妈一模一样。我以为你会先夸我帅的!”
“不要骑在扫帚上从那个高度俯冲!”莉莉惊魂未定,“太危险了。我以为你只是带我来看花的!”
“不惊险刺激哪还算得上是魁地奇……我可是找球手!”德拉科不满的嘟囔。
一串慌乱的脚步声。
“小主人!!夫人说过不许您这样!!夫人让多比看好您,夫人说如果您再这样,要狠狠的惩罚多比!!”
是一个衣服脏污破旧的家养小精灵。莉莉注意到,他胳膊上还有伤痕。
德拉科哼了一声,投过去一个刻薄的眼神。“你没资格管我!”
“但是多比害怕……”
“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惩罚?”德拉科举起手里的扫帚。
“哦多比……!多比!请小主人不要生气!!坏多比!坏多比!”
家养小精灵开始尖叫,一下下的用脑袋撞着地。
“……算了吧,德拉科。你不觉得这样很吵吗?”莉莉说,怜悯又无可奈何的看着小精灵拼命撞地。
“滚出去。”德拉科说。
“仁慈的小姐、?……”叫做多比的小精灵从地上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她。
“立刻。”德拉科一脸厌恶的看着小精灵原地消失。

“对了莉莉……”德拉科纠结的扯着一朵白玫瑰的花瓣,“两个周过去了,波特一封信都没回我!!”
“……你给哈利寄信了?”莉莉惊讶的抬起头。
“我、我才没有,就是实在无聊……!才给那个波特写信的!……十一封!我都写了十一封信了!!他一封没回!!”德拉科狠狠的撕扯着手里的玫瑰,“他就顾着和愚蠢透顶的格兰杰和韦斯莱一起玩了!!”
“那个……”
“你别安慰我了!卡沃罗送信不可能丢的!!我爸爸的重要文书都一直是他送的!”他想起那只金色眼睛的雕鸮,每次都无辜的空着爪子回来。
玫瑰的花瓣已经扯完了。德拉科心不在焉的手指差一点按到刺上时,莉莉抓住了他的手。
“很奇怪。哈利和我说,他也同样没有收到罗恩和赫敏的信。——你放心,他对你‘不给他写信’的委屈一点也不比你少。”
“啊?”
“海德薇被他的姨夫关起来了,他现在只能靠外来的猫头鹰送信,但是除了我的Lampas,他没见过任何猫头鹰。”
“……好奇怪。……然后为什么要关他的猫头鹰?”
莉莉明显感觉到,她一见面就感觉到的,德拉科一直拼命压着的烦躁在得知哈利其实并没有收到他的信,而不是不回信时,终于消失了。

“因为是麻瓜啊。还是特别糟糕的麻瓜。”
“所以讨厌麻瓜是有理由的啊!教父他也不喜欢麻瓜!他总是和我说他们又愚蠢又粗暴,连巨怪都比不上。——别这么看我,我爸爸都不屑于提‘麻瓜’。”
莉莉只觉得心里一阵疼。
她本以为,西弗勒斯一定,早就遗忘了他那个毫不称职的麻瓜父亲。
她曾经有多想在他对着西弗勒斯举起棍子时护住他。可她能做的,仅仅是帮助他转移莉莉的注意力,让她不要看到他拼命遮住的瘀痕。他曾经那么想成为和莉莉一样的人。

这种争论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早餐时发生了。弗农.德思礼先生一大早就对着他的侄儿哈利的房间大叫:
“这是这个星期的第三次了!”他的吼叫声越过餐桌,“如果你不能管好你那只猫头鹰那它就得给我滚出去!”
哈利尝试着、再一次、解释。
“她只是闷得慌了,”他说:“她习惯于在外面绕着飞。如果我能够只是让她在晚上到外面……”
“我看起来很笨吗?”弗农吼叫着挖起一点煎蛋放到他满布髭须的嘴巴里。“你以为我会让你用它和你的那些怪胎朋友通信?”
他得意洋洋的笑起来。
哈利试着再一次去争论,但是背后传来的一句话却搞得他差点气结。德思礼家的儿子达利像打嗝一样的大叫:“我还要更多的培根。”
“都在煎锅里小甜心。”姨妈佩妮说并且打开她蒙眬的眼睛看着她肥胖的儿子。“有机会的话我们就要好好的把你养胖一点……我不喜欢你们学校那种要你节食的说法………”
“那一点意义也没有,佩妮!有得吃时候我绝不考虑挨饿。”威农轻声地说:“达利,宝贝儿子,吃饱了没有?”
达利拿着他已经见底的大盘子转向厨房,朝哈利喊:
“把整个锅子都拿过来。”

哈利回到房间。达利并没有给他剩下任何能吃的早饭,不过他并不担心——在床下的盒子里他还藏着莉莉做的玛芬蛋糕。在得知哈利假期的饮食状况后,Lampas每晚都会给他带来第二天的食物,装食物的盒子被施了无痕伸展咒,他第一次从里面拿出东西时几乎吓了一跳,毕竟那个盒子只有一个蛋糕碟的大小。哈利笑着咬了一口那个因为魔法看上去仍然像刚刚出炉一样的蛋糕,融化的草莓果酱从里面淌出来。

在放假的第一晚,哈利.波特再一次相信了奇迹的存在。
当时哈利正呆呆的看着窗外,海德薇在带锁的笼子里不满的叫着,他看看时钟,指针指向九点的位置。
“每晚九点,Lampas会在你的窗外呆十五分钟。”——他想起莉莉在开学第一天晚上信里说的这句话,此后,那只纯黑的鬼鸮便风雨无阻。
“醒醒吧……你现在又不是在霍格沃茨……”哈利轻轻的对自己说,却依然无法控制的看着窗户。
突然,他听到一阵熟悉的敲窗声。
“怎么可……”
他一把拉开窗户。
小小的鬼鸮被突然打开的窗户吓了一跳,蓝眼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把爪子里的信扔到他身上,然后又道歉般的飞近他,用翅膀蹭着他的脖子。
而哈利所做的,只剩下在巨大的惊喜里站着傻笑。

如果说他还有什么不满,那就只有:
只剩下一个周就要开学了,他整个假期,——都没有收到朋友一封完整的信。偶尔拿到赫敏和罗恩的消息,也不过是Lampas捎来的简洁短信,莉莉的信也越来越短。
至于德拉科:“有事开学再说。一个假期量的嘲讽我都给你准备好了,等着吧破特。”
这家伙几岁啊……?
而且,事实上,Lampas来的时间早就不是九点,反而越来越晚。
“如果不是有什么魔法生物或巫师在拦截你的信件,就是邓布利多在试图保护你。这两种状况都不好。我向他们说明了这个情况,他们也一致认为在现在的情况下,这对你来说并不安全。Lampas被严格训练过,但我恐怕,她也不能保证完美的隐藏自己,我不能让魔法界知道你的确切位置,我很抱歉,我很抱歉……但可能这是我最后一次”
莉莉昨晚的信件更加让他感到不安,“现在的情况下”?有什么,对他来说很危险?
可惜那封信少了半张纸。

接着,哈利不出意外的发现自己终于断了粮。
Lampas果然没有再来。
只是德斯礼一家由于有客人要来,对他还算仁慈,他不觉得很饿。——虽然相比之下,他宁愿饿着。
弗农姨父一口气喝干他的茶杯,往他的手表瞥了一眼,说∶“我得在一分钟之内出去佩妮。玛姬的火车八点钟就要到了。”
玛姬阿姨是弗农姨父的姐姐。她很少来,但是她的每一次到访都在哈利的记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恐怖阴影。
在达力五岁的生日宴会上,玛姬阿姨用她的拐杖猛敲着哈利的胫骨周围。几年之后,她在圣诞节来访,送给达力一个机器人,而给哈利一个狗碗。同时她的爱犬利波非常喜欢用它的狗腿踢哈利,它曾经追着哈利直到他爬到花园里的一棵树上,——而玛姬阿姨却拒绝叫它走开,让他一直在树上呆到半夜。直到现在,一想起这件事还是会让达力笑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玛姬会在这里住上一个星期。”弗农姨父吼道∶“这就是我们一会儿要谈的主题。”他伸出一根肥肥的手指威胁着
“当你跟玛姬说话的时候你的脑袋里得装些有礼貌的言词。”
“好的。”哈利怨恨地回答∶“当她跟我说话的时候。”
“第二!”弗农姨父说,“玛姬不知道关于你的任何奇形怪状,我不许你在她面前闹出任何的笑话。”
“我会的。如果她到我面前的话。”哈利咬切齿的答。

哈利没有回到厨房。他直接回到楼上的卧室。——因为就在德斯礼一家刚刚把大门关上的那一瞬间,他的卧室传来一声巨响。
“哈利.波特!”那个皱巴巴的魔法生物低下巨大的脑袋尖声叫着, “先生,多比久仰你的大名……实在是太荣幸……”
“谢——谢谢……你是谁?”
“多比,先生。就是多比。多比小精灵。”
“不是我不愿见到你……,”哈利急忙说“但是、呃……你来这里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哦是的先生!”多比急切地说道,”多比来是要告诉你先生……有点难先生……多比不知从何说起……“”坐吧。“哈利指了指床礼貌地说道。
让他害怕的是小精灵突然哭了——而且很刺耳。
“坐——坐呀!”他哀求道。“你别……别这样……”
“多比从来就未被巫师请坐过——”
“你肯定没遇过多少好的巫师。”哈利试着鼓励它说道。
多比摇了摇头。然后毫无征兆地一跃而起同时用头猛烈地撞击着窗户喊着: “坏多比!坏多比!” “不要这样——你在干什么?”哈利跳起来,把多比拉回了床上。伴着一声响亮的嘶叫声,海德薇醒了,她用力地拿翅膀拍打着笼子的栏杆。
“先生,多比得自我惩罚。”小精灵说道。它的眼睛变得有点斜视
“多比是一所房子的精灵——职责是要永远为一所房子和一个家庭效劳……”
“他们知道你在这儿吗?”哈利好奇地问道。
“哦不先生不……多比会因为来看你而要严厉惩罚自己的。多比会因为这个耳朵被夹在烤炉门上的。要是让他们知道的话先生——”
“但是他们不会知道你把自己的耳朵夹在烤炉门上吗?”
“先生,多比猜他们是知道的。多比总是要为某些事而惩罚自己先生。他们不管多比,让多比继续做下去。有时他们还提醒我做些额外的处罚……”
“但是你为什么不离开呢?逃跑呢?” “一个小精灵一定得不到释放先生。这个家庭绝对不会解放多比的……多比要一直为这个家庭效劳直到它死先生……”
哈利瞪大了眼睛。
“没有人能帮你吗?我不能吗?”
几乎就在同时哈利希望他没讲过这句话。哈利隐约听到楼下传来了声音。
——多比立刻感激得涕泪横流。
“请、”哈利急急的低声说道,“请安静。要是德斯礼一家听到些什么。要是他们知道你在这儿……”
“哈利。波特问他能否帮助多比……多比早听说你的厉害了先生但却从不知你的善良……“他喘着气用他穿着的枕头套邋遢的一角擦了擦脸。
“哈利.波特是勇敢和大胆的!他英勇地面临过许多危险!但是现在多比得来 护哈利.波特警告他,即使他以后要把自己的耳朵夹在烤炉门上……哈利.波特不能再回霍格沃茨了。“
楼下汽车停稳的声音传了过来。
“什——什么?”哈利结巴地说道。“但是我一定得回去——”
“不不不!!”多比尖叫着拼命地摇头拍打着耳朵。“哈利.波特得呆在安全的地方。他太伟大太善良太少有了。要是哈利.波特回霍格沃茨,他会有很大的危险的。”
“为什么?”
哈利问。他想起和莉莉突然断掉的联系。
“一个阴谋。今年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里有一个企图制造最恐怖事件的阴谋,”多比忽然浑身抖低声道。“哈利.波特不能去冒险!”
“但霍格沃茨是我唯一可去的地方——我只有在那儿才有朋友!”
“整个假期都不写信给哈利.波特的朋友吗?”
“虽然只有莉莉的和她转交的,但再短也——等等?”
“哈利.波特不要生气……多比想……要是哈利.波特以为朋友都忘了他的话,哈利.波特就不会再想回学校的……”
“你截住了我的信?”
“但是您甚至还收到了一些……多比以为、对!…莉莉小姐!哈利.波特要远离霍格沃茨,远离斯莱特林!!”
“不!”哈利生气地说道。“你在胡说什么!莉莉她是你能想到的最好的人!”
弗农姨父的汽车在外面的碎石道磨出沙沙的声音,接着花园路径上传来汽车的关门声和脚步声。
佩妮姨妈在楼下尖叫着。要哈利下来准备欢迎他们的客人。
“那么是哈利.波特逼得多比没有选择。多比一定要阻止哈利.波特回霍格沃茨。”小精灵悲伤的说,然后原地消失了。
哈利跑下楼,把门拉开。

玛姬阿姨站在门槛上。大大的像头肉牛一样的紫色的面庞和弗农姨夫非常相似,她手里拿着一只巨大的手提箱,身后跟着一只又老又邪恶的牛头犬。

弗农姨父走了进来,笑容满面地关上门。玛姬阿姨和他们边说边走的进入厨房,留下哈利独自一个人在客厅提着手提箱。他奋力把手提箱抬上楼梯,把它放进空出来的客房——并试图尽量拖得久一点。

利波在看到哈利时开始狂吠。
“这样啊!”玛姬阿姨开口∶“你还待在这里吗?”
“是的。”哈利说。拼命想离地上的斗牛犬远一点,可它紧紧的跟着他。
“停止你愚蠢的原地打转!!我看从上次见到你之后你就没什么长进。我还希望你进了学校后会学到一点礼貌。——弗农,你把他送去哪里上学?”
“布鲁托街。”弗农姨父立刻说∶“它是矫正无可救药的不良少年的一流机构。”
“不错。”玛姬阿姨说∶“布鲁托街那里会使用手杖吗?小子。”她越过桌子狂吠。
“……是的。”哈利说。
“那很好。”玛姬阿姨说∶“我不会对这种情形有什么感伤——贱骨头不打是不行的,要矫正劣根性,百分之九十九都要靠打。你时常被打吗?”
“哦是的。”哈利说∶“有时候。”
玛姬阿姨闭了闭她的眼睛。
“我还是不喜欢你的语调小子。”她说∶“如果跟你谈话的时候你都是用这种语气的话,那他们不打你是够难的。佩妮,如果我是你,我会跟学校说,只要能清除这小子的坏成份,我赞同
对这小子使用任何暴力。”
玛姬阿姨把酒倒到她的酒杯里。
然后哈利惊恐的看到,多比突然出现在了厨房门外的拐角处,带着得意的笑容,打响了手指。
“多比!不!!”哈利用口型对着小精灵无声的喊。
——在那一刹那,握在玛姬阿姨手中的葡萄酒杯突然爆炸了。玻璃的碎片和着酒业四散飞溅,玛姬阿姨惊恐的站起来,不停的眨眼。她的脸涨得通红。
“玛姬!”佩妮阿姨出尖叫声∶“玛姬你还好吧?”
“别担心。佩妮。我想我只是握的太紧了——再给我倒点,小子。”
她把杯子递给哈利。
小精灵对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接着——
“不!!”哈利喊。
“你说什么小子?!——”
接着,整个红酒瓶子都碎掉了。
小精灵消失了。

弗农姨夫的手在颤抖,而且他的脸开始忿怒的燃烧。“哈利.波特!!!”
“ 哦,你不必责备自己弗农,”玛姬阿姨恶狠狠的说∶“如果他的心里已经腐烂的话任何人都没办法对他做什么。”
哈利几乎要庆幸起玛姬阿姨对“魔法”的迟钝。因为到现在为止,佩妮姨妈的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他祈祷着小精灵这次是真的走了。

  “有关教养的其中一条基本原则,”她说∶“如果母狗有毛病,那它生的小狗也会有同样的毛病。所以你必须一直盯着那条小狗。”
玛姬阿姨歪着她的头看哈利,这让他感觉到他的胃部一阵紧缩。
“以平均数而言他的身材实在非常短小。——你就像那条狗。我去年被陆军上校福伯斯特淹死的那条像老鼠一样的的小家伙虚弱的杂种狗。”
达力开始吃笑。佩妮姨妈仍然心有余悸的盯着红酒瓶的碎片。
“全部都是血统的关系,坏的血统就该除去。我现在不是在批评你的家族佩妮。”她轻拍佩妮阿姨骨瘦如柴的手。“但是你的妹妹真是个坏蛋。他们出现在我们这些最好的家族之中。然后她又跟一个流浪汉私奔——这种结果正如我们先前所预料的。”
哈利强迫自己注视着他的碟子,但玛姬阿姨的声音就像威农姨丈的锥子强行钻入他的心中。
“那个叫詹姆的,”玛姬阿姨高声地说,“你没告诉过我他在做什么?”
“他——他没有工作。”弗农姨父说着对哈利瞥了一眼,仿佛在害怕他“再”做出什么事。“失业的。”
“我想也是!一个没有存款、什么都不会、懒惰的、吃白食者……”
“他才不是!”哈利在努力的停止颤抖——他从不曾觉得如此生气。
“不弗农,”玛姬阿姨盯着哈利愤怒的绿眼睛,“继续小子,继续。你对你的父母感到骄傲你是吗?他们死在一个车祸之中,我想他们还喝醉了酒……”
“他们才不是死于车祸!!!”哈利想起那张头巾下的脸,那双恶狠狠的,血红的双眼。
——他想起镜子里的妈妈。他想起他翻了整个假期的相册。
“他们死于一个车祸中!你这个污秽的小说谎者!而且他们还不知分寸的把你留下来,给苦干实干的亲戚们留下一个累赘!”玛姬阿姨尖声大叫。
哈利感觉到自己的愤怒在逐渐增大。“你这个傲慢无礼的人!忘恩负义的家伙……”
但是玛姬阿姨突然停止了怒骂。在那一刹那间,她好像说不出一个字。不能说话让她的忿怒增大——但是涨大却一直没有停止。她涨红的脸开始扩张,小小的眼睛鼓了起来,下一秒,几个钮扣从她的斜纹软呢夹克崩开,弹向墙壁。几秒之内,她变得像一个膨胀的大气球。
——这次不是多比干的了。哈利知道。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魔力失控的指向玛姬阿姨的方向。
“未成年巫师不能在校外使用魔法。违者会被霍格沃茨开除。”
他想起暑假通知上的话。但这除了增加他的痛苦外,没有对他的魔力起到一点控制作用。
哈利怒不可遏,同时又绝望的想哭。
“玛姬!”玛姬阿姨的身体开始离开椅子,向天花板升起。利波不住地狂吠。 “不~~~!”
弗农姨夫抓住她的一只脚,试着把她拉下来,但是自己也差点被拉离了地板。下一秒,利波跑向前去,用它的牙齿深深咬进弗农姨夫的腿肉里。
餐厅混乱不堪。
在任何人能够阻止他之前,哈利从餐厅冲了出去,跑向楼梯。卧室的门在他到达时就被魔法炸开了,他奋力举起门边的行李箱,抓住海德薇的笼子。 “你给我回来!”弗农姨夫怒吼∶“回来把她放下!”但是哈利的愤怒有增无减。他踢开他的行李箱,拉出他的魔杖。弗农姨夫冲到他面前,哈利握住自己的魔杖,用它指着弗农姨夫的鼻子。 “她活该!”哈利急促地喘息着∶“她活该!那你赶我出去好了!!”
门闩在他身后狠狠地关上。
“我这就走。”哈利说∶“我已经受够了。”
下一刻,他己沉入外面的黑暗中。街道一片寂静,他用力拉着他沉重的行李箱,海德薇的笼子挂在他的手臂之下。

在他崩溃在一堵矮墙之前,哈利走过了几条街道。他倚着沉重的行李箱用力喘息,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心脏激烈的跳动声。他虽然静止不动,内心却依然愤怒不已。
但是在孤独的黑暗街道中待了十分钟以后,一股新的情绪攫取了他∶惊慌。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来,他都不曾有过比这更坏的状况。他现在是孤立无援的、完全孤独的。在黑暗的麻瓜世界中他完全无处可去。而且更糟糕的是——他认真的施展了魔法。这意味着他几乎确定要被霍格沃茨开除了。
他的世界崩塌了。就像他如此突然的收到魔法世界的来信一样,他现在也如此突然的离开了那里。
而那里有罗恩,赫敏。有莉莉。有他所珍视的一切。
“有事开学再说。一个假期量的嘲讽我都给你准备好了,等着吧破特。”
他想起那个属于魔法界的铂金小混蛋。
可我等不到了。我回不去了。你自己留着吧,混蛋马尔福。

接下来他会怎样呢?
死寂的夜空开始落下雨滴,哈利用衣摆胡乱的擦擦自己的镜片,眼泪还是雨水在此时都毫无意义。愤怒消散后,只剩下胸口疼的无以复加。他从箱子里翻出校袍,盖在头顶上,听雨点打在上面。
——等等。胸口……哈利拽出脖子上的链子。半瓶福灵剂。莉莉送给他的第一份圣诞礼物。他把它当做护身符佩戴,现在它的尖瓶子正戳在他心脏的位置。
他以为他永远都不会舍得喝它。——但是事情还会比现在变得更糟吗?哈利拔掉瓶塞,把里面的液体倒进嘴里。

哈利突然感到他的脖子后面像是被一阵笑意刺上了。似乎有人正在看着他——但是街道上空空荡荡的,四周一栋栋正方形的房子里也没有灯光。

虽然没听到,但哈利感觉得到∶有什么人或什么东西站在他身后的车库与围墙间的狭窄缝隙中。哈利的眼睛斜视着在黑暗的小巷。如果那东西一移动那么就可以知道它是不是一只迷途的猫或者是——在那之间,哈利似乎看到那里有一个非常笨重的大东西,它很宽,还有闪烁的眼睛。
——就像一条巨大的黑狗。
哈利向后退了一步。他的腿撞上了他的行李箱而使他跌倒。
“唔……”他努力从水坑里爬起来。
看起来像黑狗的阴影消失了。
——但是他看到了另一个更加明显的身影。
一个白裙子的女孩,月光一样的金发被雨水打湿了不少,正站在小巷的另一端。
“……莉莉?”他不可思议的问。
奇迹是有的。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