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川语子*高三地狱

高三暂退。随机更新。主SS×OC。宝国。

wwww

我们是           长谷部!
  /          / |  \
゚ ∀゚)ノ   \( ゚∀゚\( ゚∀゚\( ゚∀゚

我们喜欢                   审神者! 
  /          / |  \
゚ ∀゚)ノ       \( ゚∀゚\( ゚∀゚\( ゚∀゚

为了什么爱审神者      主!   女装!
  /                 /     \  \
゚ ∀゚)ノ          \( ゚∀゚\( ゚∀゚\( ゚∀゚

  ......
   
゚д゚)゚д゚)゚д゚)   (゚∇゚

           女装!!            女装!!
 /   /   |    \
゚ ∀゚)ノ゚ ∀゚)ノ゚ ∀゚)ノ \( ゚∀゚

千奈的人设w
1p本丸,2p和装。剩下的我慢慢弄吧hhh
【很好玩的纸娃娃,不会画画的婶的福音】

【集体婚礼企划】长谷部♡千奈组设定


@野餐家—叫我河童就OK
太太的很好玩的企划w企划地址见评论w
太太我好像写多了……_(:з」∠)_


婶婶的称呼,外表,年龄,性格。

姓名:崇宫千奈

年龄:永远的16岁。(和灵力有关)

外表:身高170。浅亚麻色发樱蓝瞳,两边经常用黑色丝带梳成一边一个小丸子的样子,后面披散,肩膀以下腰以上的中长发。呆毛前翘。眼睛的蓝色非常浅淡。混血。一半的英国血统。(但是非到爆炸)隐藏巨乳属性。平时胡乱穿衣服。非重要不化妆。本丸:白衬衫+非常短的黑色褶裙。半筒的黑色丝袜。粉红拖鞋。后来开始抢长谷部的衬衫穿,袖子过大的部分会用陶瓷小别针别起来。重要场合穿的相当复杂。审神者会议时一片巫女服中的小洋装。

性格:
表:柔和,治愈系灵力,身体不好,怕黑,怕疼,缺少安全感。胆小。心思细致,有喜欢把事情往坏了想的习惯。偏执的追求付出与回报的平等。对谁都很好。似乎怎样都不会生气。
里:面对长谷部时的间歇性严重病娇。
不会做饭但很擅长各种甜点的制作。喜欢香水。收集狂热者 。会(强行)给长谷部喷和自己一样味道的w

恋刀的名字,性格,最吸引你的地方。
名字:压切长谷部
性格:表:一切主厨必备的。
里:害怕会被再次抛弃。但无意识的在试探婶婶的底线。对婶婶对谁都很好的性格感到不安。有时会有想要神隐婶婶的想法。但是后来又会对自己竟然产生了想要伤害她的想法自责。本丸黑暗料理之神。

最吸引你的地方:无法忽视长谷部的付出。所以以自己最重要的情感作为回报。觉得既然他离不开自己,自己就不能丢下他。但是前主还是她的一份心病。非常喜欢长谷部的眼睛。会看上好久好久。

你们目前相处的大概模式?
表:恋人。满本丸撒狗粮的代表。会睡一起。“主的房间就是我的房间♡”。长谷部会经常套路婶婶。以为婶婶不知道。其实千奈非常清楚。只是甘心陪他玩。觉得长谷部就是个傻孩子w
里:爱对方,严重的不安,有时到想要杀了对方。

婚礼服风格。当日妆容。戒指款式。
西式婚纱。妆容会很精致,向着华丽的方向准备。
戒指:灵力凝出的“誓约之戒”【梗子来自DMM舰娘结婚系统】审神者一生只有一枚的东西,可以增强付丧神的能力并施以保护。只要审神者不死就不会碎刀。付丧神带上就摘不下来。审神者则会在付丧神带上的瞬间,在无名指上烧灼出戒指环状的伤。
银色的戒圈。樱蓝色水滴状宝石。

定情信物
一次千奈说长谷部的眼睛真漂亮。好看到想拿出来收藏。后来长谷部就送了她紫水晶的水滴状吊坠项链。千奈在上面刻了长谷部的名字。贴身带着。睡觉也不摘。
苦恼过要送长谷部什么。后来差点切了自己的小手指。【被长谷部惊恐万分的阻止了】

婶婶考验
恋刀呼吸声
正常情况下很平稳。婶婶开启病娇模式会紧张到完全乱掉。“主!活着不好吗!QAQ”
辨别方法:
因为喜欢香水所以练出了很好的嗅觉。长谷部身上永远有千奈的香水味。【不然就故意病娇说话咯w】

婶婶/刀怕不怕芥末辣味
千奈不怕辣。正常范围内的可以。但是胃病很严重。三个芥末团子下去可能会直接吐到进医院hhh
长谷部不怕也不喜欢辣的东西。估计会被辣哭。w

刀剑考验
你认为恋刀会用什么方法辨别你?
香水味。嗅觉好到可以闻出前中后调的程度。
【或者作死的说织田信长怎么怎么样。呼吸直接停掉几秒钟的就是千奈w】

生气时恋刀会哄你吗?怎么哄?
看怎么生气。闹小脾气会笑着抱着哄。真的很伤心会不说话只是静静的抱着千奈。等千奈哭过之后认真的承诺自己一直都在。病娇状态会自我伤害用血吓醒她。

你的恋刀平时会撩你吗?举例。
会。各种。最常见的装疯卖傻:“我已经失去主的喜欢了……就算刀解池也……”“你回来!没有!”“那晚上……”“好。”

你会游泳吗?怕不怕水?
会。学过但不是很好。正常水域没问题。住在海边。喜欢水。

【神经病段子】长谷部什么时候会觉得主有病

我最近的现状w





【神经病一阶】
“咿——找不到了——QAQ人家的亲亲大宝贝长谷部呢——”
你乱翻着文件。说不清是在找文件还是想找他。心情烦躁索性在没刃看的到的里室兀自装疯卖傻。
反正也没刃看见——
“是。主。您的‘亲亲大宝贝’在这里。”
你机械的转过头。看见正拿着你要的那张文件拼命忍笑的他。




【神经病二阶】
“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_(:з」∠)_
审神者居住的里室不断传来奇怪的声音。
“靠他怎么发出来的……”
“……?主?”长谷部疑惑的推开门。“……您在做什么?”
“练你被打到傻笑的声音。hhhh——”
“……”





【神经病三阶】
“主。我一直就很喜欢您。”
“……那你不直的时候呢?”
“……”

【小甜品】长谷部♡婶,忠犬三十题(四)

第二人称,感谢 @月心毒 的题目。
今天是520呢w虽然现在是520的尾巴了2333手速慢_(:з」∠)_
鹤丸作死预订w @一襟风雪

4.需要的时候迅速抵达身边

“鹤丸国永!!!我今天一定要炖了你这只鹤!QAQ”你追在他后面绕本丸跑了不知多少圈,五月正午的阳光太明媚,反在雪白的鹤身上甚至有些刺眼。被晃的有些晕,你努力的眨眨眼睛。
“哦呀,主上,鹤可是会飞的啊~”不知什么时候,那道雪白的光芒便晃上了屋顶,会飞的鹤笑着向你炫耀。
“你给我下来!QAQ鹤球你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QAQ”
你用手遮着眼睛向上看,天空蓝的夺目。
“唉主你别也往上爬啊Σ(っ °Д °;)っ要是掉下去长谷部那家伙绝对会碎……了我的——卧槽!Σ(゚д゚;)”
“你下来!!QAQ——噫啊啊卧槽——!!!”QAQ
脚下一滑,两声“卧槽”同时响起。没空管自己突然的不雅声音,你坠落下去,只来的及看见那只鹤金瞳里惊恐的眼神。
——我要死了。
——我要断胳膊断腿了。
——不要脸着地。
——鹤丸你一定是想谋杀朕好抱走朕的长谷……
“……部?”音节的速度和坠落的速度很难说哪个更快,但是那速度被轻易的超越,你被接住了。不可思议般的。
柔软而温暖的怀抱,并非触地的尖锐疼痛,耳边轻且急促的喘息。小心翼翼的。焦急的。珍重万分的。
“呐,别说话,我来猜猜是谁哦~”你没有睁开眼睛,被抱着的姿势足够舒服,你并没有下来的打算。
“……”对方果真没有出声。呼吸渐渐平稳下来。只有彼此的心跳声趁着这过近的距离悄悄重合。
“嗯,会过来的……今天的内番有……”
“药总男友力Max!……不过药总没有这么高啦嘿嘿w”
“光忠麻麻本丸最帅!……但是麻麻在马厩那边……”
“石切爸爸最宠我了!……额不过爹的机动……_(:з」∠)_”
………
你一个个的猜下去,随着你的赞美,拥着你的怀抱似乎越收越紧。一点点的不满,夹着某人的欲言又止。
闭着的眼睛,但也似乎看到了一只委屈巴巴的大狗狗。
噗,不逗他了。
“我知道的!一定是长谷部!本丸最可靠最厉害机动超高的国宝大人——”
“……是我最喜欢的人啦w”趁着他一瞬间的愣怔,你闭着眼睛亲过去。嘴唇相触的瞬间,有小小的东西拂过脸颊。
笑眼弯弯的睁开眼睛,你看见樱花片片飘落。
“主……”长谷部抱着你,似乎想要说什么。
……会是那句话吗?你想着。嘴角微微上扬。
“主你还说我白的太晃眼!你们这就是强光啊!辣眼睛啊!光天化日惨无人道啊!!!——”
“……”
你们不约而同的看向房顶上的那只鹤。
“主,今天是先杀人还是先放火……?”
“先煮鹤。”你朝屋顶笑笑。
……………
“主!救命啊我跑不过这家伙!!!QAQ鹤是保护动物禁止殴打!!——QAQ主你在听吗?!!——”
今天天气真好。


都是HE♥以后也会一直喜欢长谷部的w……所以,你为什么要用包子砸我w

【小甜品】长谷部♡婶,忠犬三十题(三)

糖w嘿西苏的我都觉得啧啧啧w
第二人称。感谢 @月心毒 的题目。
这次脑洞来自我做过的一个梦。其实我觉得我有点跑题……_(:з」∠)_


3、被吻干的泪痕。
        ……

“长谷部——!求求你了听到的话回答我好不好……!咳咳咳……长谷部——!”
你在大火里奔跑,火焰掀起的热浪烧灼着你的视线,眼泪不断的流下复又被高温烤干。
这是本能寺的那场大火。
你看着他走进这里。
为了织田信长。
        ……
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却无论如何都追不上。摔倒了不知多少次。绝望的重又站起来。
不断的有木制的支撑结构受不了火焰的灼烧而崩塌,带着橘红色的狰狞火焰砸下来。你辨不清方向。——或者说,你一开始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你只是在找,而且到找到他为止。
——那边焦黑的木材下,你看到了他本体上鲜红的下绪。
你冲过去。支撑梁砸下。你迷茫的抬起头,看着满目的火光。手里攥紧了红色的丝带……
       ……
“长谷部……!”你惊恐的睁开眼睛。淡淡的月光透过薄纱的窗帘。“……主?!”被你从深层睡眠里唤醒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抓起本体护住你。……“是噩梦吗……?”试探性的、小心翼翼的抱住你,声音放的比任何时候都轻。
你抽噎着,眼泪止不住的掉下去,本能寺的火光像是还在眼前。
“不许走!……不许去找他!”指甲似乎嵌到了他的皮肤里,你自己也不记得自己有这样哭过。泪水决堤。
“……”柔软的吻落在脸上,泪珠被他含进嘴里。温柔而坚定的抚平悲伤的痕迹。“不会离开您的。”你没有松开抱着他的手。他也没有。
“我是主的刀。”像是想到了什么,本体刀上的下绪被解开,一端被轻轻系在你的手腕上,另一端,他像是怕你不信一样,“您看,我们,”在他的手腕上,几乎是狠狠勒紧。
“由红线连在一起。”
泪痕被吻去,在他的怀里,你再次,沉沉睡去。
…………
幸福就是,在噩梦里你的世界刚刚崩塌,可醒来,你的世界还好好的系在红线的另一头。

【小甜品】长谷部♡婶,忠犬三十题(二)


第二人称。这是您要的一吨糖w
感谢 @月心毒 的题目。

2、抱在怀里,帮你穿上衣服。

“……长谷部是大笨蛋。”
“是。”轻轻搂过你,你刚沐浴完还是湿漉漉的头发粘在他肩膀上。似乎还带着浴室里氤氲的水汽。
“谁许你碰我了!”
“是。”柔软的毛巾覆上发顶,将水珠带走。
“以后我洗澡的时候你离浴室远点!”
“是。”毛巾将顺着脖颈流下来是水吸干,柔柔的拂过其上刚刚留下的、粉红的吻痕。
“长谷部是大坏蛋!……!”比起脖颈,胸口的痕迹更多了些。
“是。”睡衣的扣子被他细心的一颗颗系好,粉红色的痕迹被衣物覆盖掉。
“长谷部……”
“是?”
“你到底会不会吵架?!!”QAQ
“……不会。”他认真的回答,声音却带着点笑意。为你把衣服整理好。

………………
“……上次说主穿粉色好看,主这次就把内衣都换成粉色了?”
“……再废话就把你从床上踹下去。”(눈_눈)
“可主刚刚有说您的大腿现在还是酸的。”
“你,闭,嘴!”QAQ

【小甜品】长谷部♡婶,忠犬三十题(一)

第二人称。
乙女向的神经病脑洞w感谢 @月心毒 的题目w

1早早准备好的营养早餐
“……主,差不多是该起床的时间了哦。”
你被近侍用一向恭谨温柔的声音唤醒,然后就一脸惊恐的看到了今天让人一脸惊恐的早饭。
“……长谷部,麻麻今天心情不好?”(#゚Д゚)
“……今天您的早餐不是烛台切做的。因为作为近侍想亲自为您准备一切,所以……这是我这段时间学习的成果。请主……”
你看着他充满期待的眼神,如同战场上抢到誉之后虽然像是不在意,但是却因为你的赞扬而不经意流露出的骄傲。
你看着仿佛失败刀装一样的不明物体。
夭寿了。殺主了。
你心情复杂。你还年轻。你不想死。
你拿起了盘子边上他端来的果汁。在他充满期待的眼神中喝了一口。
啊,你往柠檬汁里加了什么?简直深得来自我家乡的,崂山白花蛇草水,之真传。
——可是他专注的看着你的眼睛,那么漂亮。像是暖风里的紫藤花。有种你不忍心伤害的温度。
你悲壮的咽下。
再见了,这美好的世界。
“主,怎么样……?”
“………………很好喝哦♡长谷部真厉害~”你用尽毕生修为扯出笑容。
不过看着他走后从门外一路飘进来的樱吹雪,让你觉得,好像这样也不错。

————
“长谷部君,你早上用厨房了……?”
“嗯,我给主做了早餐。”
“那个……主的早饭,需要加这么多味精吗?”
“?!!!那个不是糖吗??!!!”(=゚Д゚=)
“…………你给主加到了什么里?”夭寿了。殺主了。药硏呢。
“……柠檬汁。”
“……然后主?”快抢救。

“…………但是主,她说,我做的,很好喝。”像是突然明白过来了什么,耳尖突然染上了晕红。

然后烛台切就被对面突如其来的樱吹雪糊了一脸。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算是某人的春风拂面还是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我同事,好像要娶我女儿。

【小甜品】hsb婶 智障恋人智障刀(五)

二女儿崇宫千奈。
审神者会议结束后大家和近侍的真心话大冒险。



“好了,规则很简单——抽牌,真心话或者大冒险,可以拒绝但是要罚酒~”
千奈看着桌上一堆花花绿绿的鸡尾酒,心里其实,真的很怂。——游戏的发起者是同期审神者中号称千杯不醉的大姐头,性格豪爽的战斗系婶婶。——而她,治愈系灵力的小白兔,就算是Rio一瓶都能不省人事。
……所以她到底是发什么疯了才会答应!QAQ她这个不忍心拒绝别人热情的习惯,吃枣药丸。
有些不安的悄悄看了下身边的长谷部,对方的状态让她更想早早应付完回去——强撑着精神,明明已经昏昏欲睡却还倔强的保持着端正的姿势坐在她旁边。——因为她的疏忽,上月整月的的报告都用了错误的格式书写,昨天长谷部检查时才发现出现了纰漏,又不想让她担心,所以昨晚整夜未眠的做了更改。而她,迟钝到早上醒来,才注意到提醒自己早早休息的近侍,竟然拿着笔睡着了。
……本来想要他今天就好好休息的。不知怎么自己又被他说服了。千奈有些无奈。自己总是在各个方面妥协。
“来,到小千奈了哦~”
——希望自己不要在这种事情上都非就好了。千奈默默的吐槽。自己非洲大酋长的名号,在同期婶婶者里也算是人人皆知了。推图沟沟乐,锻刀130,搓蛋全是绿,内番日加零。……
“大冒险哦小千奈~‘亲吻自己左边的人’~”
“啊?!!!!亲亲亲亲亲……(#゚Д゚)”
一脸惊恐的朝左边看去,却正好对上了长谷部睡意全无的紫瞳。“主……”
——哦还好是他。…………不对啊要当着这么多审神者的面去去去去……(#゚Д゚)
脸不争气的红了。刚想自暴自弃的去拿桌上的酒杯,手腕就被握住。
“主不能喝酒的吧?”他还是一脸严肃认真,千奈不自觉的点点头。——然后就看到了长谷部突然烧红的耳尖。
“不不不行啦——”(/ω\)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他的手。好多人在看啊不行的!
“……主很讨厌我吗?”但是刚刚不容置疑的语气遭拒后却突然软了下来,带着点失落。眼中紫色的光芒敛起,稍稍垂了眼神。
“没有!你别这样啦……”好疼。就在他低垂下眼睛的一瞬间。心里好疼好疼。
“没关系的。主如果有心仪的人的话……”
“没有!啊不对有!……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
“……酒我替主上喝吧。”
别。你别这样。不想看到你这样。
——浅尝辄止的,带点青涩的吻,轻轻的落在了嘴唇上。做梦一样只是柔柔的一触,长谷部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主?”
——不用照镜子也知道。千奈相信自己现在的脸一定熟透了。
……
“小千奈的真心话哦~♡真可爱~‘喜欢的人’。”
——世界安静了。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发出的声音,千奈听见自己说:“压切……长谷部。”
——终于说出来了。喜欢你。最喜欢你了。所以所有的疑虑都不需要。最喜欢你。所以所有猜疑的悲伤都不需要。
自己抬起头的过程像是过了一个世纪,直到千奈撞上那双再次盈着光芒的眼眸。
——啊啊,这是最棒的真心话大冒险。

…………非洲人的后续——
“初恋?”
“……压切长谷部…………”
“初吻?”
“……压切长谷部……”
“时间?”
“刚刚那个就是…………”
“是处吗?w”
“我能骂人吗?”
“不能。”
“……是。”
“第一次告白?”
“就刚刚那个啊啊啊别问了QAQ姐姐我求你了!QAQ”

长谷部觉得自己要炸成烟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