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川语子⭕️变人

主SS×OC。宝国没退。但是暂时不想写。以及底特律超棒!!!康纳酱可爱呜呜呜!⭕️RK-800

【HP同人】substituted 【八】

【斯内普教授乙女向】

“魔镜啊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小女孩努力拉长音调,可那依然不能改变她声音的甜美。
“……Lily。”
“Sev?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是白雪公主。”
男孩苍白的脸颊上泛起小小的红晕。

Harry蹑手蹑脚地出了宿舍,走下楼梯,穿过公共休息室,爬过那个肖像洞口。
“是谁呀?”胖夫人声音粗哑地问。Harry没有吭声。他飞快地在走廊里走着。
他把隐形衣紧紧裹在身上,向前走去。
图书馆内漆黑一片。Harry点亮一盏灯,端着它走过一排排书架。
然而,他从书名上看不出头绪。那些剥落的、褪了色的烫金字母,拼出的都是Harry无法理解的单词。有些书根本没有书名。有一本书上沾着一块暗色的印渍。很像血迹,看上去非常可怕。他觉得从书里传出了一阵阵若有若无的低语,似乎那些书知道有一个不该待在那里的人待在那里——这也许是他的幻觉,也许不是。他把手心里的福灵剂攥的更紧了些。
Harry知道他必须从什么地方入手。他把灯小心地放在地板上,顺着书架底部望过去,想找一本看上去有点意思的书。他突然看见一本黑色和银色相间的大书。书很沉,他费力地把它抽了出来,放在膝盖上,让它自己打开来。
一阵凄厉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划破了寂静——那本书在惨叫!Harry猛地把它合上,但是尖叫声没有停止,那是一种高亢的、持续不断的、震耳欲聋的声调。他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灯被撞翻了,立刻就熄灭了。
在惊慌失措中,他听见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他赶紧把那本尖叫的书插回书架,撒腿就跑。几乎就在门口,他与费尔奇擦肩而过,费尔奇那双狂怒的浅色眼睛径直透过他的身体望出去。Harry从费尔奇张开的臂膀下溜过,沿着走廊狂奔,那本书的尖叫声仍然在他耳畔回荡。
可他很快就停住了。楼梯的拐角处,在一片布满阴影的角落里,站着Snape。但他并不是一个人。奇洛也在那里。Harry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他结巴得比任何时候都厉害。Harry全神贯注地听他们在说什么。
“不一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要一要选在这时候见面,Severus,”“噢,我认为此事不宜公开。”Snape说,声音冷冰冰的。
Harry探身向前。奇洛正在嘀咕着什么。Snape打断了他。“你有没有弄清怎样才能制服海格的那头怪兽?’’“可—可—可是,Severus,我——”
“你不希望我与你为敌吧,奇洛。”Snape说着,朝他逼近了一步。“我—我不知—知道你——”
“你很清楚我的意思。”
“——你的秘密小花招。我等着。”
“可—可是,我不一不一不——”
Harry觉得自己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
Snape在为了那件东西威胁奇洛。
Hermione的推断完全正确。
他攥紧了手,手心里Lily送给他的福灵剂瓶子扎着他的手。冰凉的。

“谁在那里?”
可Harry没能待的更久。Snape突然朝他的方向伸出手,在空气里猛的一抓。
——那差点掀掉他的隐身斗篷。
“没—可那里没,没有人啊……?”
“很好。”Snape打断了他,“过不了多久,等你有时间考虑清楚,决定了为谁效忠之后,我们还会再谈一次。”
Harry感觉到Snape似乎在狠狠的盯着他看。
难道隐身衣……?不,不可能……

他一步步后退,尽量不发出声音。左边有一扇门开了一条缝。这是他惟一的希望。他侧身挤了进去,小心翼翼地不把门碰动。谢天谢地,他总算进了房间。Harry靠在墙上,深深地吸气,听着Snape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直到几秒钟后,他才开始留意他借以藏身的这个房间里的情景。
在正对着他的那面墙上,靠着一面非常气派的镜子。
镜子的高度直达天花板,华丽的金色镜框,底下是两只爪子形的脚支撑着。顶部刻着一行字: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Harry脱下隐形衣,慢慢走近镜子。
然后他不得不用手捂住嘴巴,才没有失声尖叫起来。他猛地转过身。心跳得比刚才那本书尖叫时还要疯狂——因为他在镜子里不仅看见了他自己,还看见有两个人站在他身后。
可房间里没有人啊。他急促地喘息着,慢慢转身看着镜子。没错,镜子里有他,脸色煞白,惊恐万分,同时镜子里还有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站在他的身后。Harry再次扭头朝后看去——但是那里一个人也没有。

他又仔细看着镜子。在镜子里,一个站在他身后的女人正在对他微笑和招手。她出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他伸出手去,碰了碰自己的肩膀,如果那女人真的存在,Harry应该能碰到她,可是Harry触摸到的只有空气——那女人和那个男人只存在于镜子里。
她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有着深红色的头发,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长得和我一模一样,Harry想道。接着他又发现她在哭泣,她面带微笑,同时又在哭泣。
站在她身边的那个黑头发的高大、消瘦的男人用手搂住她。那男人戴着眼镜,头发乱蓬蓬的,后脑勺儿的一撮头发很不听话地竖着,正和Harry的一样。Harry现在离镜子很近很近了,鼻子几乎碰到了镜子中自己的鼻子。
“妈妈?”他低声唤道,“爸爸?”
他觉得眼泪也快要从自己的眼睛里落下来。
——Harry正在望着他的家人,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Harry……?”
身后,一个温柔的声音唤着他的名字。
“妈妈——?!”
Harry飞快的回过头,眼泪落下来挂在他的脸上。
然后他看清楚了。
那是Lily。
她绿色的眼睛悲哀的看着自己,金发被裹在黑色的斗篷兜帽里。
Harry呆呆的看着她。
——好像啊。如果镜子里的妈妈小十岁,就是Lily这个样子吧?她们还有着一模一样的名字。
Harry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但是她们真的好像。如果Lily知道我在这么想她的话,会生气吧。因为她们明明是两个不同的人。就算她们一样美丽一样善良一样对自己好。
Harry决定把镜子里的秘密分享给她。“Lily,你过来看!——这是我的家人!”
但是Harry发现自己突然冒冒失失的出声吓了她一跳,Lily迅速把手腕从他的手里抽出来。
“抱歉……那个、你能看见吗?”
Harry不知所措的道歉。“像这样站在这个位置……”
“……我能看见。”
Lily回答。
“太好了!你知道吗,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们!我和我爸爸长的更像,但是我有我妈妈的眼睛。”
Lily望着镜子。
镜子里,红发的女巫朝她微笑,朝她眨眨绿色的眼睛。身边戴眼镜头发乱翘的男巫用手搂着妻子的腰。女巫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那孩子和Harry一模一样,唯独少了头上的闪电形疤痕。他安静的在母亲怀里熟睡着,嘟起小小的粉嫩嘴唇。
“我现在不讨厌我的眼镜了,没想到我爸爸也戴着这样形状的眼镜啊。”
“妈妈真好看。”
Harry和她絮絮的说着。很快就变成了自言自语。
但那些话每一句都仿佛是在对她的心脏进行缓慢的凌迟。
她喘不过气来。已经没有眼泪可以流了,在终于以这样的方式团聚这家人面前,她的一点眼泪都算的上是亵渎。
Harry,我没能保护她。你妈妈永远都不会原谅我的。她留下的只有你了,只有你了。
我现在是“Lily”,没有她的世界是不对的,她那样美好,世间该有一个Lily。
Who am i?
金发随着低头的动作从斗篷里漏出来,不过她没勇气再抬起头来。
——她怕看见镜子里,比波特一家人,比Lily离自己离的更近的那个身影。高挑,瘦削,忧郁,难以接近的孤独。
Severus。
一切的开始,一切的终结。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无可挽回的幼稚的爱,嫉妒,绝望,与真正的世界崩塌。
Who am i?

“和姨妈一起住的时候,达利都很大了,佩妮姨妈还是会给他唱摇篮曲。妈妈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呢……”
然后他听到了。
“If you are scared to open your eyes……I’ll be your eyes to show you a thousand skies……”
Lily在他身边轻轻的唱着。温柔的曲调,正像一首摇篮曲。
Harry突然觉得这首歌他在哪里听过。也许是他记错了,也许是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
Lily看着镜子。镜子里的母亲在唱着歌,摇晃着她臂弯里的孩子。父亲微笑的看着他们,推了推自己的圆眼镜。
“……I'll be your wings to fly you away。”
Lily看着镜子里的唇形,唱着。
“if you cry alone in the dark,I’ll be your moon with a hundred stars……”
这是巫师界的摇篮曲吗?Harry想,也许妈妈真的曾经为他唱过吧。
他和Lily坐在镜子前。
Lily的声音真好听啊。Harry打了个哈欠。柔软的声音让他真的想睡了。但他还想再看看妈妈和爸爸……
“Harry,不早了,该回去了哦。明天还有课呢。”
Lily说。Harry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靠在了她的肩上,闭上了眼睛。
“对、对不起!”
“……没关系。”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Harry。
她悲哀的看着镜子里Severus黑色的
眼睛。
如果她看到的镜子里只有那一家人,事情就会完全不同了吧。
可世间没有如果。
Can you hear me,Can you still hear me say,“I love you.”

Harry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母亲脸上挪开。如果可以……他真想永远呆在这,管它什么尼古拉斯.勒梅——
“等等——”
Harry突然清醒过来,他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没有和Lily说。
“Lily!你不能再信任Snape了!!他是个——”
“……什么?”
“刚刚,就在我来到这个房间之前,大概……我们在这里呆了多久了——算了,我看到Snape在威胁奇洛教授!”
“……‘看到’?他想伤害你?”
真是意料之外啊,奎里纳斯.奇洛。那么,看来我检查那只老鼠的事可以缓一缓了。
“Snape看不到我。我有爸爸的隐身斗篷。我一直在听他们的对话,Snape问他有没有弄清怎样才能制服‘海格的那头怪兽’。Snape在威胁他,为了拿到路威守护的东西!”
Harry激动的攥着手,手心里的福灵剂瓶子又扎了他一下。
“Harry,那你晚上出来是为了什么呢?我还以为只有我发现了这面镜子。前几个晚上你也不在这里。”
“因为我今天才收到了爸爸的隐形衣,好吧,虽然我不知道它是谁送的,是不是真的属于我爸爸。我今天完全是偶然发现了它……”Harry又看了一眼镜子里的爸爸妈妈,他们都看着他,亲切地微笑着。朝他挥手。他费了好大劲才控制住自己不要老是去看它。“今天我是想去禁书区找找关于尼古拉斯.勒梅的信息……费尔奇打断了我,我一无所获。明天我打算——”
“Harry。听我说。”Lily打断了他,以一种满含担心的训诫语气,好像麦格教授。“不要再在晚上出来了。魁地奇比赛上有人想杀死你,这毫无疑问。如果这个人仍然想杀你,那么在你晚上一个人夜游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时机。——甚至这面镜子。如果它是为了引诱你而被刻意放置在这里的呢?”
Harry承认他根本没有想这么多。他最渴望的无非就是“家人”,而这面镜子里就刚刚好映出了他的父母。
过分的巧合即是非正常。

“但是尼古拉斯.勒梅是我们现在拥有的唯一的线索——”
“别去找了。如果你一定要知道,后天假期就结束了,Hermione会回来。如果她没有找到信息的话,下午五点在图书馆,我来告诉你们谁是尼古拉斯.勒梅。”
“真的?”
“真的。”Lily回答。“你该回去睡觉了。”霍格沃茨宿舍的防护应该足够严密。只要他不再在晚上一个人跑出来,就不会受到伤害……Lily努力将自己的重点从Ron放在寝室的那只奇怪的老鼠身上收回来。奎里纳斯.奇洛。如果Severus和邓布利多都采取了行动——不,如果有必要的话,现在的她有几成的把握能干掉他?
“那你又是为了什么在晚上出来的呢……?”Harry问。他看着她把闪亮的金发塞回黑色斗篷的帽子里。
“……因为这面镜子很有意思。我在这里呆过不止一个晚上。”

“研究它吗……怪不得你和Hermione会有那么多共同语言。你怎么回去啊?费尔奇说不定还在外面游逛——”
“他抓不到我的——”
但是Lily看见Harry抖开了隐身衣。
“它能把我们都盖住的。”
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她最终答应了Harry。不过要求Harry要先回到寝室,接下来的路她自己走。
“图书馆离格兰芬多塔楼更近,而斯莱特林的寝室在地窖。你今晚留在外面的时间越少越好。”
——也许,是她真的好奇当年那件曾把Severus耍的万分狼狈的波特家的斗篷,究竟有多神奇吧。
“你抓着我,这样我们一起走——哦,糟糕,我已经把灯打碎了。”Harry懊恼的说,因为他的一时慌张,不但引来了费尔奇的追逐,还让他们现在失去了照明的工具。
“Lumos。”
Lily轻轻的说。她的魔杖尖端发出荧光。
“我有时会在熄灯后用它继续看书。我们走吧。”
Lily抚摸着隐形衣冰凉丝滑的面料。
它确凿无疑是珍贵的炼金术作品,可有人用它来实施令人不齿的恶作剧,有人却和她说,“我们一起回去。”

“你小心点费尔奇……还有Snape!”
Harry在格兰芬多的寝室门前和她说。
“我知道了。”Lily回答,“晚安。”
Severus他确实该小心一点,这件事非常危险。像上次那样的伤不能再受一次了。如果奇洛可以只身入侵古灵阁,那么他到底是什么人?
Lily按了按自己的额角。她需要先回去睡一会,除了老鼠和三头狗,她要处理的事情仍然和山一样多。

第二天早晨,雪还没有融化。
“想下棋吗?”Ron问。
“不想。”
“我们干吗不下去看看海格呢?”
“不去你去吧。”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Harry?”Ron不满的凑过来。“找不到勒梅也不要紧的,明天Hermione就回来了,我肯定她会找到的!这是我们难得的假期!”
Ron还在担心勒梅和邓布利多的宝物。Harry突然有些愧疚。对Ron对Hermione,还有Lily。
——因为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回到镜子前面。
他想再看看他们,看看他的爸爸妈妈。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就算Lily曾那么语重心长的和他说“有人要杀他”,“镜子可能是个陷阱”。

第二次夜游,Harry已是轻车熟路。他一路走得飞快,没有意识到自己发出了很响的声音,但他并没有遇到什么人。Lily教给他的咒语很有用,魔杖尖端的点点微光为他照亮前路。
啊,他的妈妈和爸爸又在那里对他微笑了,他的爸爸推推眼镜,好像怕不能更仔细的看着他似的。Harry如饥似渴地凝视着他们,双手紧紧按在镜子玻璃上,就好像他希望能够扑进去和他们待在一起。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他不知道。镜子里的形象始终没有隐去,他看呀看呀,怎么也看不够。
Harry一屁股坐在镜子前面的地板上。他要整晚待在这里,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什么也不能阻拦他。什么也不能!除非——
“这么说——你又来了,Harry?”
Harry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一下子冻成了冰。他朝身后看去。站在墙边的,不是别人,正是阿不思.邓布利多。Harry刚才一定是径直从他身边走过的,他太急着去看镜子了,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我——我没有看见你,先生。”
“真奇怪,隐形以后你居然还变得近视了。'’邓布利多说。Harry看到他脸上带着微笑,不由地松了口气。
“这么说,你和你之前的千百个人一样,已经发现了厄里斯魔镜的乐趣。”
“我不知道它叫这个名字,先生。”
他知道Lily也来过吗?Harry突然有些紧张。
“不过我猜想你现在已经知道它的魔力了吧?”
“它——哦——使我看到我的家人——”
“那么,你能不能想一想,厄里斯魔镜使我们大家看到了什么呢?”
Harry摇了摇头。大家……?Lily看到的也是他的家人啊?他的爸爸妈妈。
“让我解释一下吧。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以把厄里斯魔镜当成普通的镜子使用,也就是说,他在镜子里看见的就是他自己的模样。明白点什么了吗?”
Harry在思考。然后他慢慢地说:“镜子能使我们看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不管我们想要什么?”
那Lily是怎么回事……?
“也对,也不对,”邓布利多轻轻地说,“它使我们看到的只是我们内心深处最追切、最强烈的渴望。你从未见过你的家人,所以就看见你的父母,你最渴望的是家人。然而,这面镜子既不能教给我们知识,也不能告诉我们实情。人们在它面前虚度时日,为他们所看见的东西而痴迷,甚至被逼得发疯,因为他们不知道镜子里的一切是否真实,是否真的可能实现。”
“明天镜子就要搬到一个新的地方了,Harry,我请你不要再去找它了。如果你哪天碰巧看见它,你要有心理准备。沉湎于虚幻的梦想,而忘记现实的生活,这是毫无益处的,千万记住。好了,你为什么不穿上那件奇妙无比的隐形衣回去睡觉呢?”
Harry站了起来。
“先生——、邓布利多教授?我可以问您一句话吗?”
他想知道Lily为什么也能看到他的父母?
“那还用说,你刚才就这么做了。”邓布利多笑了,“不过,你还可以再问我一个问题。”
但是,Harry突然反应过来了。他不能冒让Lily因为夜游而被处罚的风险。——他不知道邓布利多为什么对他这么宽容,也许是因为他和自己的父亲关系不错……?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隐形衣是邓布利多送给他的了。——但是如果是Lily,他不能保证邓布利多会不会责怪她。
“……您照魔镜的时候,看见了什么?”
Harry决定换个问法。
“我?我看见自己拿着一双厚厚的羊毛袜。”
Harry睁大了眼睛。
“袜子永远不够穿,”邓布利多说,“圣诞节来了又去,我一双袜子也没有收到。人们坚持要送书给我。”
Harry被逗笑了。

但Harry直到回到床上以后,才突然想到邓布利多也许并没有说实话。——可能Lily也没有说实话。可她在当时难道可以和自己说,我没有看到你的父母,他们是根本不存在的吗?她没有。她反而在自己提到羡慕达利的摇篮曲时真的给自己唱了巫师世界的摇篮曲。Harry觉得,Lily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就像他的妈妈一样。
Harry推开枕头上的老鼠斑斑,想到:在镜子里真正看到的东西,那毕竟是一个涉及隐私的问题。
Lily也是被镜子里自己的渴望吸引了吧。明天Hermione就回来了,他打算和Lily好好解释一下关于厄里斯魔镜的事,还有邓布利多已经把镜子搬走了。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