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川语子*高三地狱

高三暂退。随机更新。主SS×OC。宝国。

【HP同人】substituted【一】

【对我最近真的写文就干这个了××】
【SS乙女向】←说实话我真不想打×我自己看见都不想点开×非常用心的自嗨产物。
【【不是斯莉!!!】】【女主到底怎么回事自己探索ww】
【三人组大量戏份……罗赫注意。】

substituted
【一】
“哇……我甚至从没在任何童话书里读到过……My guardian…… spirit?不过你真的和我一模一样。啊、除了你的头发,它是金色的。它很好看。Oh,I'm Lily。”
“你的名字是?……嗯,我想我可以叫你,sister?”
“当然可以。sister。”
她的手指纤细温暖。她的笑容比那时的阳光更加温暖明艳。
那时候,我发誓我会保护她一生。
精灵的魔力强大而坚不可摧。她会美丽,健康,——并且幸福。
My sister。
……
1991年。英国。国王十字车站。
绿眼睛的纤细男孩在车站四处乱转,推着的沉重行李几次欲倾。询问乘务员却毫无所得,手中标着“9¾”的车票似乎像个不好笑的笑话。
他仰头反复看着头顶上的“9”和“10”,终于无奈的转身,却撞上另一双和自己极像的绿眼睛——那绿色比自己的来的更加幽深沉静,现在正带着温柔的笑意望着自己。绿眼睛的主人有一头浅金色的长发,发丝柔顺的垂在胸口,所携笼子里小小的鬼鸮昭示着她似乎与自己想去的“那个世界”有所关联。
男孩走过去,手臂不小心碰到了自己的行李,惊慌间沉重的物品几乎要砸到面前比自己还瘦弱的女孩子。他徒劳的伸手去扶,可杂乱的东西却一瞬间在空中纷纷停住复位。
没人注意到这边。
“Excuse me……?”
他带着惊奇询问。
女孩眨眨眼睛,轻灵绿色调皮的闪烁。
“Come here。”
“Wai……Wait?!Here?Are you sure?!”
“Of course。Here is……‘9¾’。”
她牵过他的手。已经有一位母亲牵着她的孩子走进那堵墙,推车消失在墙的那边。
“怕的话就闭上眼睛。”
他听话的阖上双眼。
“Then……Be courage。”
像你以后也要做的那样。
只不过是向前走了几步而已,就听到汽笛的声音。男孩惊讶的睁开双眼。红色的火车周围裹着雪白透明的蒸汽,它开往新的人生。
他难抑兴奋的笑容,今年的生日真的太过奇异美好。而他的笑容也被身边的女孩子尽收眼底。绿眼睛里幽深的那部分微微散开一点点,像阳光终于冲破云翳。虽然云朵又很快的合上了,可那份光芒却永含其间,成为碧绿宝石的一部分。
“刚刚真的谢谢你!!Oh,I'm Harry。Harry.Potter。”
“You are Harry.Potter。”
比起其他人的惊讶,女孩子的话更像是确认,更多Harry听不出来的东西含在里面。
Harry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黑色的短发和主人雀跃的心情一样雀跃的四处乱翘。“我最近才知道我可能……呃……有点有名……”
“并不是‘有点’有名哦。”
“你被寄予了太多期望,同时也被强加了太重的责任。”忧郁再次漫上她的眼睛,却一闪而逝。
“……?”
“很高兴认识你。我是Lily,”
“Lily.Prince。”
女孩笑着伸出手。
“嗯!……你的名字和我妈妈一样。啊、没什么……对不起。”
闻言女孩伸出的手明显的在空中停住了,苍白的指尖微不可查的颤抖。Harry有些后悔,对方刚说完名字,自己就说这个名字也属于另一个人,这件事本身就很没礼貌。不过她的反应……以前也有人欺负她吗……?
Harry回握住她的手。
“没关系的……咳、咳咳咳……”
Lily咳嗽起来,单薄的肩膀上下起伏,病白的手指抽回在一旁翻找着什么。一个小巧的玻璃瓶随着她的动作滚落,内装着颜色不妙的液体,而后瓶塞被打开,Lily将瓶内的东西一饮而尽。
“没事的,只是该喝药了。”
迎着Harry担心的目光,Lily笑着收回瓶子。
“……那个,你喝了什么?”
“魔药而已。”
“魔药……?”
“嗯……魔药是巫师用来治疗或者实现特殊变化的药物。在霍格沃茨我们也将学习这门课程。——是很精深而有用的学科,相信你会喜欢它的。”
“我应该会的,”Harry惊奇的看着Lily喝下药水便立刻止住了咳嗽,声音依旧柔和悦耳。“那Lily你喜欢魔药学吗?”
“喜欢。”
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个纤瘦高挑的身影。校服的绿领带永远系的整整齐齐,修长的手指可以熟练应对一切复杂的魔药材料,魔药课本的每一处都细心做了精致的笔记。
在某个下午,她看着少年的手指随着切割荨麻根茎的动作而上下翻飞,终于忍不住悄悄去触碰那只手,却径直穿了过去。
她才想起,自己甚至不能为他拾起被打落在地,沾满灰尘的笔记。
“喜欢。”
Lily笑着回答,凝视着Harry碧绿湖水般的眼睛。
“对不起,我可以坐这里吗……?别的车厢都满了。”门被拉开一点。一个红头发的男孩子站在门外,不好意思的揉揉头发。
Lily向Harry投去询问的目光。
“可以哦。”Lily将门拉开。
“谢谢!I'm Ron。Ron .Wesley。”
“Lily。Lily.Prince。”
“呃……I'm Harry。Harry. Potter。”
“Oh!You are Harry. Potter!!”
随着Ron预料之中的惊呼,Harry和Lily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
“你……你真的有……”
“有什么?”
“那道……?”
“那道疤?”
Lily看着Harry笑着向Ron撩起额前的头发,像是小孩子在展示他骄傲的徽章。那道疤痕也同样落进Lily眼里。可眼前却突然绿光弥漫,至爱之人的尖叫响彻耳畔,那声音似乎要将她的心脏都剜出来,质问她为何,现在还活着。Lily拼命睁开眼睛,试图将幻觉驱散。她还是喝晚了,但那份魔药必须起作用。因为现在Harry在这里。
“哇哦……”
“Lily……你……?”
阳光穿透绿光,Lily意识到自己正泪眼朦胧的看着Harry的额头很久了。
“我在想,这样一定很疼。”
Ron的惊呼卡在一半。
“从不应被创造、被使用的,最恶毒的不可饶恕的咒语留下的伤痕。……抱歉。”
她低下头。一句“抱歉”不知在说给谁听。
“但是现在已经不疼了。”Harry不知所措的说,想了想将手搭上Lily的肩膀。
“现在已经没事了。”他想这个女孩应该是太过多愁善感,可在收到霍格沃茨的来信之前,也并没有人这样关心过他。先是海格,又是Lily。德斯礼家幽暗逼仄的碗橱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需要吃的吗?孩子们?”
火车上卖零食的老妇人推着小车经过。
“谢谢,我带了。”
“我也……”Ron准备拿出自己的那一团“食物”,Lily却抱出一盒曲奇。
“我自己做的。可能有些多,你们想吃吗?”
“哇……你真厉害!我能问一下配方吗?我妈妈一定会超想和你交流!她喜欢做饭。”
“配方就是鸡蛋,奶油,还有——”
“它逃走了!”
Lily随着Harry的声音抬头,巧克力蛙正跳出窗户。
“哦……真倒霉,那只是个咒语,它们只能跳那一下。”Ron向Harry解释,“不过这主要是收集卡片用的。”
Lily看着Harry巧克力蛙画片上的邓布利多。他更苍老了。11年过去了,她只想知道当年的代价究竟为何。
“我都有六张了。”Ron说。
“噗。”Lily看着Harry遗憾的看着窗户,笑起来,“但是Harry这是你的第一张邓布利多。”
“巧克力的话,”Lily递过去一块曲奇“这块是月长石巧克力味。”
“谢谢……唔好吃。”
Harry刚咽下一口就和Ron一样忍不住赞美。
“呃……月长石?这是材料之一?”Ron睁大眼睛,接着刚刚的话题问道。
“是。我加了月长石粉末。”
Harry看到Ron没将剩下的一块曲奇也放进嘴里。
“那个……Lily……月长石是什么?”
“一种魔药材料。我喜欢用魔药材料做料理。”
Harry突然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吃剩下的那半块。
后来Lily和他们解释了一堆关于魔药的问题,他们也没能抵抗住Lily“魔法曲奇”的美味而继续吃着。不过Harry也只记住了“月长石有安神的作用”,一旁的Ron则不住的点头,Harry猜他也许,可能,听懂了一些。
Lily的声音柔软的让人想睡着,盒子里只剩一块曲奇了。
“听说做饭太好是会被分到赫奇帕奇的……”Ron说,正准备去拿最后一块曲奇。
“分到赫奇帕奇?”Harry发现他不知道的事真的有好多,不过他可以去学,Lily也说过在霍格沃茨他们将学习魔药学。他期待着。
“请问你们有看到一只蟾蜍吗?”
门突然被打开,Ron从Lily催眠曲般的解释中醒过来。门口站着一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棕发蓬乱,可一双眼睛却闪着让人难以忽视的光芒。Harry到现在基本已经习惯了来自他人“You are Harry .Potter”的惊呼,可是这个女孩虽然有一瞬间的惊讶却相当冷静。
“I'm Hermione。Hermione. Granger。”
“Lily。Lily.Prince。”
Hermione接下最后一块曲奇。
“I'm Ron。……Ron.Wesley。”
“哦这是我的宠物斑斑……弗雷德和乔治教过我一个咒语!可以把他变成黄色!你们想看吗?”Ron突然发现老鼠的尾巴在座位边晃荡,那引起了Hermine的注意。
“嗯……Ron,能让我看看他吗?”Hermione在发现那根尾巴属于一只老鼠后就停止了关注,但是Lily却似乎相当感兴趣。
Ron把斑斑抱起来递给Lily。
可怀里的老鼠却在看到Lily的瞬间开始激烈的挣扎,拼命想要逃离。甚至差点咬到Ron的手指。
“斑斑……!你干什么……!Lily不会伤害你的——”
“没事了,Ron,可能我不受动物喜欢。”
Lily若有所思的眯起眼睛。
老鼠斑斑这次连尾巴都没有露出来。
“不会的!海德薇她一定会喜欢你的!……呃,海德薇是我的猫头鹰的名字……”
Harry急急解释。Harry觉得Lily一定是个相当敏感的女孩子,刚刚自己只不过是撩起头发给Ron看他的疤痕,她就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他不想让她觉得会不受欢迎。她明明足够温柔细心,知道很多事情,会做好吃的甜点,教第一次见面的自己怎样进入站台。
一样的名字什么的……虽然这样想对Lily来说有些不礼貌,可妈妈还在的话,也会是这样的人吧。
“嗯。谢谢你,Harry。”
Harry看着浅淡的笑容再次回到Lily的脸上,松了口气。
“我也自己试过一些咒语,不过都很有效。”
Hermione将魔杖指向Harry。
与此同时Lily突然抽出魔杖。
“Expelli……。”※
“……!!…Re、paro。”
Hermione被Lily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尽可能完整的念完了咒语。Lily的咒语先于Hermione,可在念到一半时停下了。
Harry不可思议的眨眨眼睛,损坏的镜片被修好了。
Hermione的魔杖还对着他,而Lily的魔杖对着Hermione。两个人都是一副被惊吓的样子。那显得他脸上惊讶的表情完全不值一提。
“呃……”Harry决定首先打破沉默。“这样好多了。谢谢。”
“、啊!”
“……噗。Ron你反应太慢了!”Hermione忍不住笑出声,拿着魔杖的手放下来。
Lily又过了几秒才收好魔杖。
“……抱歉。我太紧张了。”
Lily惊讶地看见Harry递过来一块曲奇。
“你之前说,‘月长石有安神的作用’。月长石巧克力味。”
“但是曲奇应该已经吃完了……?”
Harry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你开始的时候给了我两块,之后听你讲魔药的知识,就忘了吃。”
“……谢谢。”
这次Lily的笑容不止是嘴角微微的上扬。
“你也提前看了课本?”
Hermione突然兴奋的说。
“嗯……。”提前了21年。
“天啊我终于可以和其他人讨论那些我不太确定的地方了!那你认为……”
Harry和Ron都没想到Hermione居然这么快就和Lily熟悉了起来,她们两个人似乎一下子就成为了最好的朋友,Ron对此稍稍有些不满:“她像是什么都懂一样……!”
而Harry则完全沉迷于魔法的神奇,虽然他几乎什么也听不懂。
“抱歉,Mione,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换一下校袍,火车快要到了。”Lily没有接下Hermione的下一个问题,而是出声提醒。讨论的过程中,两个女孩的称呼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相当亲近,让旁边的两个男孩望尘莫及。
“哦对——”Hermione像是才发现时间过去了多久,“和你聊天非常开心!”
“谢谢。我也是。”
“那对她来说居然算是聊天……”Ron小声嘟囔。
于是不意外的获得了Hermione毫不客气的一记眼刀。
他们坐船渡过黑湖,霍格沃茨城堡在夜色里灯火辉煌。这不是Lily第一次渡过黑湖,却是Lily第一次坐船。第一次,她随着风漂浮,看着灯火映在满是希冀的绿眼睛里。
现在,Harry的眼睛闪着同样的光辉。
“看来火车上的传闻是真的,Harry.Poter来霍格沃茨了!”
大家都转过头看Harry,Lily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一个铂金色的小脑袋骄傲的扬着。
“很快,你就会发现有些巫师家族比其他的更高贵些,”
那个男孩朝Harry走过来。两个胖男孩跟在他身后。是个被宠坏的孩子吧。她想。
“我叫Malfoy。Draco .Malfoy”
“噗。”Ron在一旁笑出了声。
“你觉得我的名字太可笑,是吗?不用问你是谁。红头发,满脸雀斑,你一定是个Wesley。家里孩子多得养不起的纯血叛徒。”
Ron的脸涨红了。
他转向Harry,伸出一只手。“你不会想和这种人交朋友的,Potter。我倒是可以做你的朋友。”
Lily知道他是谁。卢修斯马尔福的孩子,从父亲那里继承了铂金色头发与过人的骄傲。可灯火也好看的映在他的眼睛里,闪亮的像星辰,他其实很期待。只是有心机又不足够有心机,别扭的孩子。Lily有些遗憾他将要失望了,Harry是不会同意的。
卢修斯不会这样莽撞,他更像过去另一个戴着眼镜的人。不过Lily更喜欢他,毕竟是在这个年纪。
“我想我自己能分辨出好坏,多谢了。”Harry的回答和Lily所想的一样。铂金发男孩苍白的面颊泛出淡淡的红晕,星辰的光暗淡下去,所以那并非映照的灯火。他愣了足足几秒才挂上气急败坏的表情。
Lily知道,Harry自此以后会多一个能吵架的人。
“安静!”一个严厉的女声打断了即将开始的争吵,两个男孩彼此不甘心的对视一眼。
可Lily却只是在想,好久不见,麦格教授。
中途纳威隆巴顿终于在麦格教授脚下找到了他的蟾蜍,可麦格教授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责备他上。
Lily知道麦格教授也看了她好久好久。可惜她并不认识她。
“所有的黑巫师都来自Slytherin……”Lily听见Ron和Harry这样说。Hermione紧张的在背诵咒语,Harry也很紧张,或者不如说是更加的紧张。Lily突然觉得,无所谓哪个学院,Harry其实更怕回到德斯礼家,更怕这一切只是个梦境。
“没事的,Harry。记得告诉分院帽你想去哪里。”Lily搭上Harry的肩膀。分院只是个仪式,其实所有的结果早就敲定。“不是帽子选择你,而是你去选择。”
“Ron.Wesley。”
“啊哈,又是一个Wesley!……Gryffindor!”
Ron的两个孪生哥哥立刻起身欢迎他。
“Hermione.Grange。”
“Gryffindor!”
Ron哼了一声。
“Draco. Malfoy。”
“Slytherin!”
帽子几乎刚碰到他的头就尖叫道。
不是帽子选择你,而是你去选择。或者,根本就没有选择。
“Harry.Potter。”
在分院帽喊出“Gryffindor”时,格兰芬多长桌几乎立刻爆发出最热烈的掌声与欢呼。Harry几乎与格兰芬多的每个人握手。Lily看到坐在一起的Ron,Hermione,还有Harry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向她投来期待的目光。
——可是抱歉。真的很抱歉。
“Lily.Prince。”
麦格教授在念她的名字时,声音微不可查的颤抖。就算是Harry的名字也没能让这位优秀的女巫有声音变化。Lily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因为亡者。
“哦……小姑娘,为什么我觉得你很熟悉……Gryffin、哦抱歉。我不该凭经验。勇气,善良,谨慎,渴望知识……好吧好吧,Slytherin!”
——我想念了太久。
Harry实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分院帽形容Lily的这几个关键词,有哪个是能和Ron向他描述的斯莱特林学院沾上的?
“Ron……你刚刚和我说什么……?”
“我说……除了Lily,斯莱特林都是黑巫师……”Ron也同样是一脸震惊。
“她还没有告诉我龙血的十三种用途都是什么……”比起他们,Hermione显然更加沮丧。
Lily抬起头。
她不出意外的被注视着。蓝眼睛的最伟大白巫师正透过半月眼镜充满疑惑的看着她。
可是那些都不重要。
23年的时间在她的灵魂上凿出一块过大的缺口,回忆与痛苦相伴随风灌入。草地上的阳光,叫自己sister的女孩子,切魔药材料时的灵巧手指,缠上手臂的蛇形标志,不可触碰的绝望,幸福的婚礼与万圣节的哭号。
那双黑色的眼睛眼神空洞,直直的看着自己。她试着露出微笑,却又实在想哭,于是只好也面无表情。她看着他油腻的黑色头发和蜡黄的皮肤。重度贫血貌,你平时是怎么吃饭的。
Lily想起自己的头发是金色的。
抱歉,你还不认识我。Sev,Severus, Severus. Snape,Professer Snape。
——我也差点就认不出你了。……不,只有这个是开玩笑的。
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资格,但是,我代Lily回来了。
你会知道的,所有过错皆由我起。

评论(22)

热度(46)